女生言情小说 > 灵异小说 > 偷个皇帝做老公 > 章节目录 番外—妖孽的幸福生活帝后篇

章节目录 番外—妖孽的幸福生活帝后篇

推荐阅读:旧爱契约,首席的夺爱新娘乌衣茶姬误入婚途2总裁太欺人未央宫词首席的完美娇妻溺宠前妻:总裁老公,太霸道!情妃得已霸少不要拽嫡妃带球萌萌哒盛世谋妃

    “香儿,出去做大活吧,宁远和小妖孽都要成婚,我们要送一份大礼才成。”

    “你去,这事儿是皇上的事儿,别来烦我,困。”

    奚留香翻了一个身,最近为什么总犯困呢?

    睡不够啊睡不够,还是没有睡够,记得午睡了一觉,这天刚刚黑就又睡了片刻,怎么还是困倦呢?

    大妖孽深更半夜地不睡觉,想干什么?

    不就是今儿晚上,没有陪他滚床单吗?至于这么折腾她吗?

    挥手,赶苍蝇一般,想赶走在耳边嘀咕的某人,无视身边那个人一身暗金色的龙袍,身上带着淡淡凉意,一个劲在她耳边嘀咕商议。

    “香儿,难道你连出去做大活都不想去吗?”

    尊贵的暗金色,在灯光游动,上面用金色丝线绣制的龙纹,活了一般在腾游走。宫锦文如一杆笔直的标枪,挺直脊背如山,屹立不动,淡笑看着慵懒抱住被子,埋头继续大睡的奚留香。

    “香儿,宁远和小妖孽好不容易找到心怡的女子,你不送一份大礼可不好。他们都眼巴巴地盯着你,要你送一份特别的礼物给他们。”

    “要去做活你去,我睡觉。”

    奚留香哀怨地用枕头蒙住头,她只是想睡觉而已,回到皇宫每天不是处理各种事务收拾烂摊子,就是被大妖孽拉着滚床单,哪里有多少休息的时间。

    真不该心软跟着大妖孽回来,就该把这只大妖孽偷到她的那个世界去,就不用看着他整日处理国事那么辛苦了。到底是心软,乖乖地跟在宫锦文回到皇宫,继续做的她皇后,开始被关在金丝笼的生涯。

    知道不知道,皇后的盛典很费神,很枯燥,很累,她到现在也没有休息好啊?

    “皇上,英明神武,算无遗策,骁勇无敌,用兵如神,英俊无双,天第一的皇上,求您自个出去玩吧,让我睡觉。”

    “呵呵,香儿累了吗?是我让你太累了吗?或者是香儿你,今夜不愿意出去,要把你自己当做礼物送给我?”

    宫锦文在炭火边烤热了身子,有人侍候他脱掉龙袍外衣,靴子等物,挥手斥退奴才们,宫锦文上床把奚留香抱入怀中,低头宠溺地用手指刮过奚留香的鼻子:“小懒猫,这几日是怎么如此贪睡,是身子不舒服吗?”

    “没有啊,就是想睡。”

    奚留香在宫锦文的怀中寻找最舒服的位置,朦胧中说了一句,似乎有点不对劲,为什么最近如此贪睡。

    一路和大妖孽游玩的时候,好几次大妖孽出去打猎做大活,她都没有跟着一起去,在马车上或者在帐篷里面睡觉休息。以前她可是最喜欢出去闹腾,做点什么事情,闲不住的。

    想到这里,奚留香有些担心,自己不会是病了吧?

    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啊,唯一有点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想睡觉,总想睡觉,得了嗜睡症吗?

    “香儿,你有些不妥。”

    宫锦文蹙眉,她这是怎么了?为何总是嗜睡,难道是她的灵魂出了问题吗?

    想到此处,宫锦文出了一身冷汗,决不能让她有问题,想起那夜,清冷月华如霜,她欲乘风而去,每一次想起那夜,他都心跳加速,有不能遏制的惶恐。从未那般的惶恐过,担心失去她。

    她最终还是选择跟他回来,陪他回到建安的皇宫,做了他的皇后。

    也许是几日前皇后盛大的典礼,让她有些累了吧?

    “来人,传要命过来。”

    “是,奴才遵旨。”

    门外有人低低地答应了一声,剪青摇头,再没有比寝宫里面那两位更没有谱的皇上和皇后了,深更半夜要出去做什么大活。

    不多时要命被传到,在门外低声求见,宫锦文让要命进来:“给皇后看看,可有不妥。”

    “是,臣遵旨。”

    要命跪在龙榻前,小心翼翼伸手搭上奚留香的脉腕,片刻神色波动,急忙换了另外一只手再诊脉,宫锦文的心随即提了起来,能让要命死人一般的脸有波动,事情一定严重到极点。

    他想问又不敢问出来,唯恐会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大妖孽,我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

    奚留香觉察到宫锦文的紧张,微微用力握住宫锦文的手,安稳宫锦文。

    “恭喜皇上,恭喜娘娘,大喜,乃是喜脉,娘娘有孕了。”

    要命脸上满是喜色,磕头恭贺宫锦文和奚留香。

    奚留香楞了一,有孕了?

    “有喜了?真的吗?”

    “皇上连臣的医术也怀疑,恭喜皇上,大喜,臣欣喜不胜,恭贺皇上和皇后,旦夕国有后嗣了。”

    “香儿……”

    宫锦文一把抱起奚留香,将奚留香高高扔到空中,接到怀中:“好极了,朕有儿子了,朕有儿子了,香儿,你听到了吗?”

    狂喜之色,从宫锦文俊朗无双的脸上绽放,这一瞬间的宫锦文,如同一个欢喜的孩子,丝毫没有皇上的尊严威仪。

    要命跪在地上,无语地看着皇上,您可是皇上呢,能矜持点吗?

    “听到了,看你那里还有半点皇上的模样,我的皇上。”

    “朕才懒得去管那些,香儿你有朕的孩子了,真好,真好!”

    宫锦文激动的语无伦次,连连重复着“真好”,似乎不会再说其他的话,紧紧把奚留香搂入怀中,视若珍宝一般小心翼翼。

    “看你,会被别人笑话的,有孕很正常啊。”

    “香儿,你就不开心吗?”

    温柔春风和煦,盛开夭桃一般,奚留香语气貌似平淡,却难以掩盖脸上的喜色,终有了他们的孩子,她和大妖孽的孩子,第一个孩子!

    “当然高兴,我们也该有一个孩子了。”

    宫锦文年近三旬才有了第一个孩子,如何不欣喜若狂。

    “香儿,这是朕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是香儿你给朕的第一个孩子,朕要这个孩子安然无恙的生出来。”

    “那是当然,从今晚开始,我要养胎。”

    “好,养胎。”

    “我不要再去费神看你的什么鬼奏折。”

    “好,不看。”

    “我要你每晚天黑就过来陪我,不得去处理乱七八糟的事情。”

    “好,我天一黑就过来陪你。”

    “我要陪我每天到天亮才准离开,上朝时间改掉。”

    “好,改掉。”

    宫锦文抱着奚留香,脸上眼神中满是春水般的宠溺,奚留香说一句他答应一句,也不去管奚留香的要求是否过分合理。

    要命哀叹,皇后娘娘真是皇上的克星,在皇后娘娘面前,皇上几乎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让他不认识。这还是他心目那位阴沉冷酷,心机深沉无底,心狠手辣的主子吗?

    主子,还有臣在这里,您能有点威仪吗?

    “赏,重赏,要命你想要朕赏你什么?”

    “咳咳……”

    要命轻声咳嗽了几声,皇上终于想起他还跪在这里吗?

    “皇上有后嗣,是给臣最大的赏赐,臣定当尽力,为皇后娘娘调养凤体,平安诞龙子。”

    “重赏不可少,以后皇后的身体就交给你了,出了半点差错,自个考虑后果。”

    “是,臣遵旨,请皇上放心,臣不敢有负皇上重托。”

    “要命你看我要注意什么?”

    奚留香也紧张起来,这是她和宫锦文的第一个孩子,怀孕生孩子这种事,她没有半点经验,当然会紧张。

    “皇后娘娘无需紧张担忧,素日多多散步保持心情愉快,勿要动气过于cao劳,行动多加小心就是。皇上,皇后娘娘刚刚受孕,龙子不稳,不能行房,请皇上千万记住才好。”

    奚留香的脸红了一:“要命,你把该注意的都写来,我贴在床头,以后你就住在附近吧,也免得有什么事情去找你。”

    “对,要命,你暂时入住后宫,就住在寝宫附近,照看皇后。”

    “是,臣遵旨,臣告退明日就搬过来。”

    “香儿,朕要有孩子了,你说是女儿还是儿子,朕要个女儿,和你一样的精灵古怪。”

    “我怎么知道啊,谁知道你播的什么种子,不是儿子就是女儿,你别太紧张了。”

    “香儿,你比我还紧张。”

    宫锦文低头看着奚留香紧紧握住他的手,笑着说了一句,难怪她如此贪睡,原来是有孕了,真好!

    “宁远和十弟都要大婚,这些事儿你不用费心,我让别人去办。”

    “不,三弟和十弟的事儿,我怎么不管,无碍的。我才刚刚有孕,不妨事的,要命不是让我多散步吗?尽快cao办了他们的事儿,我们也安心了。”

    “让那些女官负责,奴婢们cao劳,你休要多费心,给朕安心养胎,这是朕的旨意。”

    “是,臣妾遵旨,我的皇上。”

    奚留香笑着答应了一句,将头埋在宫锦文的怀中:“要不我们分床睡吧,免得你受煎熬。”

    “不,绝不!”

    宫锦文断然拒绝,分床睡,做梦吧!

    他才不要和她分床睡,给那个尚未出生的小东西腾地方,那个小东西出生后,就扔到一边的床上去,这张龙榻上,只能是他和她!

    九个月后,宫锦文才悲催的明白,原来被扔出去的,是他!

    某日,小妖孽宫锦山双脚从水盆中跳了出去,手指颤抖指着李曼儿:“你,小丫头,你给爷在水里放了什么?”

    “曼儿担心不能给王爷洗干净脚,放了一点火碱而已……”

    “小丫头,活腻了是吧,敢对本王无礼冒犯,可知是何罪?”

    “何罪啊王爷?曼儿只是一个弱女子,离家千里之外,王爷要怎么样?”

    李曼儿蹲在地上,抬头一张小脸皱了起来,眼泪汪汪地看着宫锦山,就许你一个王爷屡次为难我一个女子,我就不能算计你吗?

    哼哼,妖孽灵王,走着瞧!

    “好,好,李曼儿,本王会让你明白,谁才是你的天!”

    “王爷这话太严重了,曼儿一直都知道,曼儿的夫君才是曼儿的天。”

    “本王要纳了你!”

    宫锦山咬牙吐出几个字,旁边有人急忙打来清水,给他清洗双脚。

    “哦,这似乎不是王爷一个人说了算的,曼儿可不给任何人做妾室,王爷还是慢慢地洗脚吧。”

    “啊……”

    奚宁远惨叫一声,蹲了去,抬手,手上有血痕。

    “你,你怎么样了?”

    灵儿心慌意乱地把剑扔在地上,蹲在奚宁远的身边,看着奚宁远俊雅的脸庞痛苦地扭曲起来,满手血痕。

    她没有想对他怎么样,只是想在他身上割一个小小的,小小的伤口而已。

    “大人,大人您怎么样?”

    一员大将慌张地从不远处跑了过来,得到通传跑来阻止时,不想兵部尚书大人,到底是伤在他的女儿剑。这个丫头,地上的祸她不惹,专门惹天上的祸,就是他的克星!

    “大人,大人,末将知罪,末将教女无方,请大人赐罚。”

    灵儿的父亲跪在地上,磕头请罪,脸上满是焦虑之色:“大人,请大人先疗伤,末将这就把小女捆起来,等给大人包扎好伤口再任凭大人处置。”

    “我,我……灵儿,你好狠……爷还没有娶妻成家……”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我嫁给你,你死了我给你守寡。”

    灵儿半跪在地上,梨花带雨,紧紧抓住奚宁远满是血痕的手,忘记了男女之防。

    “真的,你肯……嫁给我?”

    灵儿连连点头,奚宁远艰难地蹲在地上,转头看着灵儿的父亲:“丁副将,你可愿意把灵儿嫁给爷?”

    “一切都凭大人吩咐,能嫁给大人是小女的福分。”

    海晏二年春四月,草长莺,春光灿烂,灵王大婚,王妃是李砥柱的嫡孙女李曼儿。

    同月,三少爷奚宁远大婚,正妻乃是东海一员普通大将的女儿,丁灵。

    【作者题外话】:香儿带大妖孽回到建安,就是想跟大妖孽在一起,留在建安,呵呵,但愿所有的宝贝们喜欢这个结局。

    拜谢所有亲们的支持,最后一章倾情奉献赠阅所有订阅炼狱作品的亲们九百多字,请各位继续炼狱的新书《悍妻当国》!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76/3355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