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军史小说 > 错婚之豪门第一甜妻 > 章节目录 486 【苏聿】幸福只有三个字:在一起!

章节目录 486 【苏聿】幸福只有三个字:在一起!

推荐阅读:旧爱契约,首席的夺爱新娘乌衣茶姬误入婚途2总裁太欺人未央宫词首席的完美娇妻溺宠前妻:总裁老公,太霸道!情妃得已霸少不要拽嫡妃带球萌萌哒盛世谋妃

    “我知道!”司徒絮苦涩一笑。

    对于景卿等自己,她很内疚,但是人家就是要等,而且还在另一个城市等,呵,正好让她无情的彻底,眼不见无尽。

    尧图看她那个样子,也没再多说什么。

    要知道,不仅景卿瞪了司徒絮二十一年,而司徒絮也等了苏聿二十年。看这趋势,两人还是打持久战的主。

    如今,司徒絮41岁。

    如花的年纪已经过去,现在剩下的,除了身上那淡淡的慵懒之气之外,还有的就是那脸上的妩媚。

    年龄虽老,气质犹在。等苏聿的心和行动,也一直都在。

    直到司徒絮五十六岁那年,走不动了,需要靠轮椅代步,她才停止每天去守着苏聿。

    尽管如此,但隔三岔五的,她还是让保镖将她送到离苏聿那栋别墅很远的,又用望远镜可看到的楼顶。而她,就这么坐在轮椅上,拿着望远镜看着,想念着。

    苏聿亦如当初二十几岁的容貌,而沈果果却和司徒絮一样,都老了。不过,沈果果老的更加彻底,估计是年轻的时候,没有司徒絮生活的优渥,导致身体变的很差。

    沈果果六十岁的时候,感觉时日无多,便瞒着苏聿,让人将她约司徒絮出来。当看着司徒絮比自己似乎年轻十几岁的脸的时候,沈果果毫不犹豫的开口。

    “絮絮,我把他还给你,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你帮我好好照顾他。”

    司徒絮只是在笑,笑出了好多褶子。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看到了黄昏,司徒絮才慢悠悠的开口,“从我坐上轮椅的那一刻,我就失去了照顾别人的能力。呵,如今,你要我照顾他?”

    成为他累赘倒是真的!

    想着想着,司徒絮的话变的有些渺茫,“果果姐,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他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的。”

    司徒絮,多么高傲的人啊。出生就是豪门,出生就是别人眼里的小公主,可是却爱的极其卑微。得不到爱就算了,还要苦苦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可她这样守着,却甘之如饴。

    要知道,自苏聿那天在咖啡馆跟她说过那话之后,苏聿就再也没见过她。所以,她希望,她的样貌,在他记忆里,亦如当初二十四岁差点做了他新娘时的美好。

    ……

    沈果果是六十五岁死的,算不上早逝,也算不上长命。

    临死之前,她说,“谢谢你苏聿,这辈子有你在我身边,我很幸福。”

    而那天,苏聿很正常,正常的仿佛看透了生离死别。

    自从复婚以来,就那天在婚礼上他碰了她的唇。后来,他就再也没有碰过沈果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初的记忆,让他对她根本没有任何兴致,还是因为沈果果对这些事也是一声不吭,反正,他觉得,要不是住在一起,躺在一张床上,他还真没有他是她老公的觉悟。

    当然,此番做的最直接后果就是,没有孩子!

    他如自己当初所想,陪了她一辈子。如今,沈果果死了,看着她入土的那瞬间,苏聿突然觉得很轻松。

    终于尘归尘,土归土!

    视线朝上,看向远方。虽然很远,但他似乎能看到远处楼层有个黑影,在默默的守护着他。

    如今,美好光年不再。

    他却明白了,司徒絮这个女人,真的如当初第一次见面说的那样,会用一辈子来证明她爱他。

    ……

    这天,看着沈果果的墓碑,司徒絮眼里尽是感伤。

    她和她是情敌,但是却似乎从来没有处于敌对状态。

    “干妈,天凉了,我们回去吧。”尧图的儿子,也是她的干儿子尧旭目前正照顾着她。

    这些年,她能活的如此自在,如此能放开一切守着一个人,全多亏了尧家的人。

    如今,司徒家的一切她都交给了尧旭。而尧旭极其有孝心,不放心旁人照顾她,总是一有空就来陪她。

    司徒絮用近乎干枯的手搭在尧旭的手上,“好,我们回去。”

    ……

    司徒絮躺在病床上的那天,刚好是她七十五岁的生日。

    景卿一听说她病倒,拄着拐杖就从R市赶了过来。

    终身未娶的景卿,让司徒絮愧疚不已。司徒絮想道歉,想自责,可一见面,两人相顾无言。

    “絮絮,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来这看你了。”景卿握着她枯竭的手指,颤巍巍的说着。

    如今,两人都是一脚迈进棺材的人,随时都可能死去。这次见面,估计就是死别。

    司徒絮反握着他,神色有些激动,但是还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景卿相对而言,稍微镇定一点,“絮絮,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没爱错人。我爱的就是你的固执和对爱的专一,如果你中途对苏聿放手了,进了我的怀抱,估计我体会不到这份真挚的感情。”

    “学……”

    景卿打断她的叫唤,“谢谢你,絮絮。我爱你,这辈子无怨无悔。”

    她的世界里,何尝只有她一个人在卑微的爱着。景卿这个家伙,比她爱的还要卑微。

    司徒絮涩涩的想着,却没有哭。

    景卿走了,从A市再回R市的当晚去世的。

    司徒絮从来没想过景卿有一天会走在她的前面,更没想过,也有一个人,会真的等她、爱她一辈子。

    景卿出殡时,司徒絮和尧图在尧旭的陪同下去了R市,看着景卿入土,就算再悲伤也只是微微红了眼眶的司徒絮终于泪流满面。

    大哭过后的后遗症就是,司徒絮彻底躺下了。

    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各种管管,就等着死亡之神的降临。

    苏聿来了,不,应该说,苏聿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司徒絮默默的在苏聿背后守了一辈子,而苏聿则在沈果果死之后,又默默的守了她将近十五年。

    至于为什么不找她,而是选择在背后看着,苏聿表示,沈果果的遗书里有提到关于司徒絮不想他看见她这年老样子的话。

    正因为这话,苏聿一声不吭,佯装每天正常一样,她守护他的同时,他守护着她。

    “我知道,你不想让我看见你这个样子。”他拿着拧干的温热毛巾给她擦着身子,慢吞吞的,又极其温柔的说着,“但,我只是想送我爱的女人最后一程。”

    他没后悔跟沈果果复婚。

    他后悔的是:为什么当初遇见的第一个是沈果果而不是她?

    错开的一辈子,就这么慢慢终结。

    想着未来司徒絮不能再守着他,而留他一个人孤独寂寞、永不终老,他直觉心脏被狠狠撕裂成一道带血的伤口。血流的不快,但却断断续续,永不止歇。

    当天晚上,司徒絮心电图近乎直线,被送进手术室抢救。

    苏聿跟着进了手术室。

    想着当初她发生车祸时他在她耳边说心甘情愿跟她结婚的话,苏聿心中痛感更甚。

    他这辈子对所有人都遵守承诺,可唯独对司徒絮,他食言了。而且,还让她痴痴的等了一辈子。

    不管如何抢救,心电图还是慢慢成了直线。

    在司徒絮心跳停止的那一刻,苏聿在她耳畔低语了一句,“我爱你!”

    三个字,让司徒絮死了,脸上却还带着笑容。

    入殓是入殓师全权负责,苏聿站在门口,想进去,但还是没进去。可还没过半个小时,就听见入殓师慌着一张脸跑出来。

    “苏先生,尸体被带走了。”入殓师颤着手将手中的信封递给他。

    看着信封上面的字迹,苏聿呆立在原地。

    妈?!你终于回来了吗?

    只是,为什么我造成的错,要统统让你来负责?

    苏聿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苏亦瑶留给他的地址的目的地。可惜,以命抵命的手术已经做完。

    看着自己的亲妈面部急速在眼前衰老,苏聿大吼一声妈,就将病床上的苏亦瑶给紧紧抱在怀里。

    “聿……聿儿……”精力耗尽,苏亦瑶有气无力的伸出手,想去摸自己儿子的脸,可是半途中,却没有力气再往上伸。

    看着即将要坠落的手,苏聿抓着,然后,贴在自己脸上,让他妈可以感触到他。

    “我说……过,我会将幸福交到你手里才走的。”一直以来,苏亦瑶都在他身边,只是隐藏的太好,他没发现。

    苏亦瑶这么做,完全是让苏聿明白,她的眼光没有错,能守护他一辈子的人,爱她一辈子的人是司徒絮。

    “妈,求你,别这么对我。求你!”苏聿感动她做的一切,哭着哀求着她。

    “我是不会让我儿子不幸福的,你未来时间太长,让絮絮陪你吧,这辈子,也就她能够如此爱你了。”

    躲了那么就不出现,就为了今天。苏亦瑶的心愿,也仅仅只是想让自己的儿子能够幸福。

    “妈陪不了你……我要去找你爸爸,他肯定还在那里等我一起投胎,我们说好,生生世世在一起的……他在等我……真的在等我……”苏亦瑶有些糊涂了,甚至出现了幻觉,“看,你爸来接我了。”

    苏聿抱紧自己亲妈越来越冷的身体,不停的哀求着她。“妈,别离开我。别离开我。”

    “聿儿,好好活着,跟絮絮好好活着。”似乎感觉到了冷,苏亦瑶往他怀里缩了缩,但还是不忘最后的叮嘱,“相信妈,妈不会骗你的。和絮絮在一起,絮絮才是那个你该珍惜的人。”

    苏亦瑶死了,神一般存在的苏亦瑶终于消失了,再也活不过来了。如果注定要铭记一个人的话,那就请记住苏亦瑶这个集‘爱、恨、恶、惧’为一体的女人吧。

    司徒絮苍老的脸因为苏亦瑶以命抵命而恢复成二十几岁的模样,青春不朽,容颜永驻,不死不灭。

    司徒絮是两天后醒来的,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脸,听着苏聿简单的解释后明白一切,然后就一起去守灵。

    苏亦瑶死之前留下了一张纸,纸上有怕来不及说的话,还有,就是南宫御坟墓的具体地址。

    苏聿将自己亲妈亲爸合葬后,才再次回了A市。

    “我想去看看景卿。”饭桌上,司徒絮想了好半天,决定还是将话说出来,“他守了我一辈子,就是希望我幸福,如今,我幸福了,我想告诉他。”

    “用我陪你去吗?”苏聿抬眼看她。

    司徒絮摇头,“不了,还是我一个人去比较好。”

    R市,司徒絮站在景卿坟头。

    “学长,对不起,让你等了一辈子。”看着半山腰上跟着来的人影,司徒絮又笑了,“现在,我幸福了,你在天上,记得祝福我。”

    顿了顿,她又承诺道:“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来看你的。”

    人们都说苏聿残忍,其实她司徒絮更残忍。

    人死了,她还要来秀恩爱?

    呵呵,不过,这些,司徒絮觉得,这是爱她的景卿愿意看到的。

    司徒絮走到高大颀长的人影前,眉眼弯弯,“你不是答应我让我一个人来吗?”

    他不回答,只是将脖子上的围巾拿下来给她戴上,又给她整了整帽子,才道:“下雪了,小心着凉。”

    “嗯!”

    白皑皑的雪花飘落,司徒絮被苏聿十指紧扣牵着下山。

    “聿,你那时候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嗯?”

    “就是你说你爱我啊?”

    “你猜!”

    “不是真的?”她得瑟的说假话。

    他面不改色,“你再猜!”

    她笑的跟浸在蜜罐里似的,一个转身,从后面扑到他背上。

    “背我下山吧。”她要求。

    他弯下腰,让她上来。然后,一步一步朝下走。

    “聿!”她下巴枕在他肩上。

    “嗯?”

    她脸埋在他颈项之中,“我爱你!”

    “嗯!”他嘴角不自觉上扬。

    “你是长寿命,现在我也是长寿命,如果你不要我,那以后你可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咯。”

    虽然在下雪,但司徒絮却不冷。反而有好多话要说,根本说不完。

    “真好,这辈子你都逃不开我的手掌心了。感觉等了好久,不过,值得!”

    “过几天我们去看我们的干孙子吧,尧旭的孩子都十几岁了,我估摸着应该买点好的礼物给他。”

    终于,沉默了很久的苏聿终于开了口。“你不怕我们俩去了,会吓到人吗?”

    “吓人?我们长的很吓人吗?”司徒絮不以为意,“就算吓人,也是年龄好不好。”

    “我说的就是年龄。”到车子前,他让她从背上下来。并在坐上驾驶座时来了一句,“我不想被别人当做老妖精。”

    老妖精?

    “呃……”

    司徒絮磨磨蹭蹭的上了车,看着墓地在后视镜里消失的越来越远,再看了正专注开车的人的侧脸一眼,她顿时笑开。

    幸福,可是离她越来越近呢!

    时间不停溜走,光阴不停交替,可她和他的生命却一直停滞在某个点,除了相依,除了相爱,没有其他路可寻。

    原来,他和她的幸福只有三个字,那就是:在一起!

    给读者的话:

    苏聿番外结束!拖鞋捂脸泪奔,拖鞋表示,苏聿气场太强大,拖鞋只能这样尽可能圆满。么么哒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67/3275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