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结局

推荐阅读: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天价庶女,侧妃也疯狂傲世悍妃,错嫁邪魅王爷珠光宝器

    我松开哥哥,哥哥捂着胸口,连吸了几口气,笑着对我说:“猜猜看,我给你带了什么礼物?”

    我想了想说:“梅子?还是项链?”哥哥摇了摇头,我惊喜的说:“该不会是戒指吧!”

    哥哥依旧是摇头,小心的说:“你不是都有戒指了嘛!还想要啊!再说了你男朋友看见了不得把我给吃了啊!”

    我嘟着嘴,眼睛眯成了两道黑线,看着哥哥说:“朋友送我的还不行啊!再说了人家都知道送戒指了,你还每次都只会用零食什么的打发我。”不过回头想想:“诶,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哥哥点点头,饶有兴味的说:“嗯~这回醋倒是吃了不少呢,不过这次带的可不是零食什么哦。”

    不是零食?不是戒指,那还能是什么,想哥哥那呆板迟钝的脑袋也不会想出什么新奇浪漫的东西,而且还是对于我。

    我嫌弃的说:“你该不会是把人家婚宴上的饭菜打包回来了啊!”

    哥哥表情似乎很无语,僵着的肌肉,尴尬的笑:“妹妹,要不要这样啊,你哥哥我像这种人么?”

    我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哥哥,“不像,但就是!”我埋怨的说道:“上次不还陪玩女朋友,装成个送花的跑我那儿掺和,怎么,今天又是送什么来了,带签收卡了没啊。”

    哥哥赔笑的说:“哪是什么女朋友啊,就一高中的同学。”

    其实那天他和陆艺昕也是无意中遇见的,后来两人在咖啡厅里聊了会儿,陆艺昕的确喜欢哥哥,不过是曾经。

    陆艺昕说:“林墨然。那时我以为你知道呢。”

    哥哥木讷的问她知道什么呢,陆艺昕说:“我以为你那时知道喜欢你!一直等着先说出那两个字。”

    人有时候就这么奇怪,那时他们面对彼此的时候,说什么也不敢承认的两个字,在许多年后,竟然很轻易的说出来,平静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影响。

    哥哥说他最怕的就是这个。就像他说得那样——“我最害怕的。是时光变迁后的相遇,你笑着对我说,曾经。我是那么的喜欢着你!”

    时过境迁,大家以往的世界早已变换了模样,即使回忆起来,也早已换了另一种不是曾经有过的心情。

    但是陆艺昕误会了。哥哥喜欢的不是她,如果非要对以前的种种做出个解释的话。哥哥说那个时候他只是觉得陆艺昕太内向了,都没几个朋友,跟以前的他一样,他明白那种感受。所以想做些什么,让那些有哪怕一点点的改变。

    两人聊了很久,哥哥看了看表。说时间不早了,他还有事儿。就匆匆忙忙的走了,当然后来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哥哥从车里拿出一个大大的礼盒,足有一人那么高,包装很漂亮,摆在我面前说:“现在你再猜是什么!”

    “还猜”我生气的说:“我不猜了。”说着佯装生气的就转身往家里走。

    背后哥哥连忙叫住我:“好好好,不猜就不猜吧。”

    可就在礼盒打开的那一刻,我惊呆了,因为眼前摆着的分明是一件美丽的白色婚纱,上次我看中的那件婚纱的周围洒满了鲜红的玫瑰花的花瓣。这什么意思,我捂着嘴唇,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感动得差点儿就落泪了!

    这时哥哥很合时宜的说了句很找抽的话,我现在都还记得他那时的样子,带着暖暖的笑——“生日快乐!上次没回来,这次给补上了!”哥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见你喜欢就买来了,不知道合不合适。”

    我现在最想的不是试试合不合适,而是打他一顿,虽然我知道理由有些别扭!

    我无奈了,没了最初的感动,我的激动被哥哥硬生生的浇了盆冷水,我都不知道我是用什么心情去拿的那个“生日礼物!”

    我有些不高兴的说:“喜欢,能不喜欢么,反正是白拿。”

    哥哥听我说,一脸尴尬的模样。微扭着头,手小心的从背后拿什么东西,我问他在拿什么。哥哥慌忙把东西又塞回了身后,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嘿嘿的笑着说:“没什么,真的!”

    看他这副表情,我信他才有鬼呢,我好奇拿东西到底是什么,“没什么?那拿出来我看看!”

    哥哥半遮半掩的说:“就一小玩意,没什么的。”

    我就奇了怪了,就一小小玩意为什么不给我看,该不是关于我的吧。我蛮横的抓着哥哥的手说:“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哥哥往后的退,我每走一步,哥哥往后倒退一步,我生气的说:”给我看看嘛!“哥哥像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看着他张皇的样子,越让我好奇,哥哥退到了车旁,没法再退了,我一下抱住哥哥,就去伸手抓哥哥后面的东西。哥哥被我弄得措手不及,东西被我霸道的抢了过去。

    我开心的拿在手里,那是一个粉红色包装精致的盒子,我强烈的预料到了什么,就在我打开的那一刻,我还是感动得一塌糊涂,一枚钻石戒指正安静的躺在盒子里,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哥哥红着脸,正想说些什么,我一下抱住他,贪婪在他的怀里,我不让他再有机会说话,因为,这次我说什么都不让他再说那些煞风景的话。我知道哥哥是一个很不善于表达感情的人,他在某些方面就像一个小孩子,很多时候说出来的话和心里往往格格不入。所以,我不想听,我也不许他讲。让我明白真实的他就好了,我不禁窃喜,因为哥哥的心跳得厉害,像奔跑的小麋鹿,在漆黑的夜晚横冲直撞,似乎想冲出这片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哥哥摸摸我的头说:“妹妹。咱们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吧。”

    我耍赖的说:“我不要,我就要这样,除非你承认你喜欢我!”

    哥哥尴尬的笑,轻轻的咳了咳说:“好,我喜欢你,这行了吧。”

    我嘟着嘴,因为觉得哥哥说的太随意了。我埋怨的说:“就不能认真一点么!”

    哥哥说:“要怎么才算认真啊。”

    我把刚才的话换了几个字说:“那你说爱我!”

    哥哥听到我这么说。支支吾吾的样子,嘴巴半天张不开“对了,我。我买了游乐场票,要一起去么?”

    我说开心的说好啊,但是现在还有话没说,不能岔开话题。我有板着脸,嘟着嘴看着他说:“就不能认认真真的说一次爱我么?”

    哥哥看着我。说道:“我,”咳嗽了一声,“你!呃~现在总行了吧。”

    我根本没听清楚哥哥说了什么:“这怎么能算,我都没听见。再说一遍,大声点好不好。”

    哥哥依旧不好意思开口。尤其是说出那几个字的时候,其实我心里清楚,就算是再木讷的人也应该明白。一个人要死要活想得到你,那不是爱情。是占有欲,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并不会想尽办法来的到你,不会满口谎言的去欺骗你,不会欢颜巧语的来取悦你,而是用心的,在背后默默的帮你,安慰你,说着或许连自己也不愿意听的道理,只为了不让你伤心。爱你的人有时连死缠烂打也做不到,只是默默的在你身旁,胆怯的爱着你。

    人有时候是个很矛盾的动物,尽管我知道这一切,我还是希望亲耳听到哥哥说出那几个字来。

    哥哥笑了笑,这次却没有躲避我的目光,搂着我认真的说:“我~爱~你。”

    虽然依旧结巴,还在“爱”字儿哪儿卡了半天,但我却听得很清楚,我知道这是真的。

    我问他:“怎么现在知道开窍啦!”

    哥哥说:“大概是不想再错过了了吧。”

    以前哥哥害怕错过,更害怕过错,在喜欢的女孩面前总是一颗胆怯的心,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出现任何的纰漏,现在的他害怕过错,但更害怕错过。

    要说的话,应该谢谢那场婚礼吧,让哥哥明白了许多以前的不明白。

    覃超的婚礼,大家都去了,在场的还有夏香艾。大家聊得不亦乐乎,哥哥依旧无话,其实他有很多话要说,要问,要讲,要弄明白,却始终没有开口。

    张枫问夏香艾,问她什么结婚那么早啊,都不等等别人,弄得好闹心啊,我都看不过去了。

    哥哥知道张枫这话是说给谁听的。夏香艾笑着说:“或许吧,长大了,对某些事情倦懒了吧。”

    人总要要长大的,五岁的时候,可以只为捕捉一只蝴蝶,而跑到一公里外的田野。十岁的时候,可以只为一个冰淇凌,而跑遍大街小巷的商店。十七岁的时候,可以为喜欢的人,一个人去陌生的城市。二十三岁的时候,可以只为了生活,而随便就找了人过一辈子。或许可以说是我越来越懒了,懒得去爱,也懒得被爱。其实,只是一个人累了而已,学会了简单凑合。想要蝴蝶的时候,想想它的样子就好,没有冰淇淋的时候,一根冰棍也未尝不可。爱情这场戏里,与其等待一个未知的结局,不如选择一个相近的人,作为自己的另一半,毕竟一辈子就只是一辈子而已。不是不想对自己好一点,只是有些美丽来得总那么苍白,失落、失望、失信、失心,最后失掉对所有的兴趣。

    哥哥成了夏香艾生命力的那只蝴蝶,那支冰淇淋,只会出现在回忆的深处。

    哥哥无言以对,每次看到夏香艾的时候,他都有种莫名的负罪感,如果不是他,如果他没让夏香艾遇见他,如果他从来没有有过哪些心思的话,他们的生活应该都会不一样,至少夏香艾不会学着凑合,哥哥也不会带着遗憾,带着失去一个人的遗憾生活在茫茫人海中。可相遇有时候就注定了遗憾,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但失去一个人到底是种怎样的感觉呢?或许就像就像减肥的时候才发现蛋糕很好吃,戒酒之前还没让自己痛快的酩酊大醉,可能失去一个人最大的感觉,就是让你发现那个人比你想象中重要得多吧。就在自己恍然大悟的回头时,那些东西却早已不在,不再存在于自己的世界里的那种失落。

    覃超应付完亲朋好友,坐到哥哥他们那桌和陈江丽一起。

    王学贵看着他俩乐呵呵的说:“诶,超!看你俩那么多年,都以为你俩要好的,但是为什么现在才在一起,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仓皇的逃走的,还逃了那几年,怎么这次不逃啦,看把人家给记的。”

    陈江丽红着脸,应该是喝了酒的缘故,却不失那少女的羞涩吗,谈到这里,还是有点发胀。覃超就不一样了,脸喝得通红,大大咧咧的把手肘倚在大腿上,和他的形象和气质有些格格不入,陈江丽嗔怪覃超不注意形象。

    张枫符合的说:“是啊,乖乖的听嫂子的啊,都一大名人了,还不注意形象!”

    陈江丽听到张枫居然公开叫他嫂子,有些不好意思,却心里很开心。

    覃超自斟自饮一杯,没理张枫的话,覃超说:“大概看开了吧,其实那个时候我们都做错了一件事儿?”

    张枫问:“什么事儿啊?”

    章凡笑着说:“我大概猜到了些。”

    覃超惊讶的说:“哦?是么?那你来说说看。”

    章凡说:“那个时候我们都以为爱一个人就要许她一个美好的未来,所以懦弱的迟迟不肯向前,但是后来经历过感情才明白,爱,就要现在爱,好好爱,给她一个美丽的现在,那就足够了,要什么天长地久,就是说着好听的,咱只要片刻温柔,这才是现实。”

    覃超点点头:“嗯,真不愧是我们当中的白痴高材生啊。平时不论做什么事儿总跟白痴一样,一到关键时候往往能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可是如果我们能早点懂得这些的话,或许我们之间就不会一步步的走远,至少不会在彼此的世界里迟到,还迟到那么久。”

    覃超说完看了眼哥哥,又转头和大家喝酒。

    哥哥明白他的意思,是啊,要是他早点明白的话,或许在他身上就不存在那么多遗憾了。不过我倒是庆幸这一切,庆幸这一切的遗憾,最后让我遇见了哥哥,拥有哥哥的怀抱。似乎像冥冥中的安排,安排我们在一起。就像哥哥曾对我说过的那样——人生总有一些事情是你无法预料的,就像你不知道初春的一粒种子什么时候会发芽,不知道自己的身高什么时候会高过篱笆,不知道婴儿什么时候会说出第一句话,不知道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会遇到一个你喜欢或者爱你的人。但,当种子长大开花,我们知道当初的那粒种子发过芽,当你长大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我们的身高已经高过了篱笆。当孩子习惯的叫着妈妈,我们知道在某个时刻,婴儿说出了第一句话。当我们睡着了的时候,身边有个会为我们掖被子的人,我们才发现,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我们遇见了那个喜欢或爱着我们的人,世事是如此难以预料,一切随缘就好。

    就让那些无法解释的事情,用老天来找一个借口吧。

    (完结)

    仅以此文,送给那时最美好的我们!(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52/3190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