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仙侠小说 > 医谋 > 章节目录 553

章节目录 553

推荐阅读: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天价庶女,侧妃也疯狂傲世悍妃,错嫁邪魅王爷珠光宝器

    高澄的脸色一变,然而孤濯还没有等他发作,就说道,“但是我可以用别的办法帮助你。”

    “什么办法?”高澄问道。

    “这个就请恕我无可奉告了。”孤濯说道,“高丞相将回春堂的人放了,在将我编入内阁之中,还有那些皇商的生意也最好打开大门让我孤家参与其中,过几天就能看到转机了。”

    高澄闻言,盯着孤濯一阵看,却没有办法看出什么来,最后还是败下阵来,说道,“行,那在下就恭候孤大将的佳音了。”他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是心里边儿却已经盘算着如何防着孤濯,如果孤濯敢反悔,他要如何还击。

    孤濯从皇宫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他先回了孤家,再乔装打扮了一番,然后从密道里出去,直奔邺城外一公里以外的那片大湖。

    这片湖,并不是以孤濯的名义以及容绾的名义买的,而是一个空头的户头,那个户头他打算是给未来的他和容绾的孩子的,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高澄才没有找到容绾,他默默的将邺城不知道翻了多少遍了,连容绾的一根头发都没有找到。

    孤濯去到那片大湖,乘坐在船上的时候,老远的就看见山峦下方那块平地上,容绾在那里大发脾气,好像是在骂人,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容绾发这样大的脾气。

    然而,容绾好像是看到了他乘船过去了,竟然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一直站在岸边上等着他过去。

    孤濯等不及船只靠岸,等到还有一两丈远的时候,竟是飞身跃入湖泊之中,用轻功踏着湖面上的小石块跑了过去。

    容绾也向他跑来。

    孤濯便自然的伸出手去,将他环在了自己的怀中,他用自己的手臂胸膛给她建造了一个铜墙铁壁的港湾,让她无法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怎么了?”他见她一脸的惊慌,就问道。

    “你有没有怎么样啊?”容绾抓着他的手臂问道。

    孤濯摇头,“没事。”

    容绾松了口气,“我见你这么久不回来,很担心你,想要出去看一看,可是他们都不带我出去,我又不会划船!被困在这个山上,都快急死了。”

    孤濯见她这样担心自己,就笑了起来,“我没事,有什么好着急的,我肯定会回来的啊。”

    话音未落,容绾就张开双臂,抱住了他的腰身,说道,“下次不能这样了……不对啊,不能有下次了,要不然我要跟你绝交!”

    孤濯就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说道,“你都已经嫁给我了,你这一辈子都是我的,休想离开我,你要怎么跟我绝交?”

    容绾就认真的说道,“我没和你开玩笑,你以后要是再敢这样瞒着我出去犯险,我就和你绝交,难道你就一辈子每时每刻都能盯着我吗?我绝对会找机会走掉的,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太无情!”

    容绾的咬字很重,孤濯笑不出来了,“绾绾,我错了,我以后不这样了,不过我也是怕你会遇到危险,这几天高澄可一直在找你。”

    “果然是出了事!”容绾说道,“所以你才借着我上次说喜欢那片美景,就给我找了这么个地方,想办法困住我,其实是不想让高澄找到我对不对?”

    “是的。”孤濯想着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就没有必要再瞒着容绾了,于是就实话实说了出来。

    “高澄是想要抓了我再来威胁你是不是?”容绾问道,她知道了一点点事情的线索,就能猜想到事情的全部了,高澄抓她没有意义,唯一能起到的作用,就是用来胁迫孤濯。

    “恩。”孤濯说道,“不过现在没事了。”

    容绾闻言就想到回春堂了,回春堂之前一定是出了事,“回春堂没事了吗?”

    “应该最迟明天晚上之前就能将许良他们放出来。”孤濯说道。

    容绾一听,就知道是高澄将回春堂的人给抓了,“还真的是回春堂出了事,你瞒着我瞒的好苦啊!”

    不过,孤濯这也是害怕容绾太担心。

    所以在孤濯一阵解释后,容绾选择了原谅他,这件事情不能怪孤濯,要怪就怪高澄太卑鄙阴险了,竟然拿回春堂的人来要挟,胁迫孤濯,真的是太过分了。

    孤濯一面和容绾说这些事情,一面往山上走去,到了山底下,他弯下身子去,说道,“上来。”

    容绾这次也没有矫情了,直接趴在了他的背上,任由他背着自己往山上面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已经不是孤濯第一次背她了,她每次都觉得很喜欢,很温暖很温馨,如果可以,她好想一辈子都不要从他背上下来,

    “阿濯!”

    孤濯说话说得好好的,她忽然喊了自己一声,就停下步子停下话语,问道,“恩?怎么了?”

    “呵呵。”容绾愉悦的笑了笑,好像是觉得好玩,再次叫道,“阿濯!”

    孤濯愣住了,随后也笑了起来,“怎么像个孩子一样!”

    容绾却不理会他,继续叫道,“阿濯阿濯阿濯……”

    孤濯也懒得去再说什么,而且容绾一声声的叫着,他的心也跟着酥了一样。

    孤濯起初听她不断的叫着自己,还挺淡定的,可后来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背着容绾像一阵风一样的狂奔上了山。

    霁月山庄已经完全装饰好了,里面都是容绾喜欢的东西,一草一木都是孤濯按照容绾的喜好来的。

    孤濯背着容绾直接冲进了霁月山庄的菊花的院子中,进了两人的睡房。

    容绾一看不妙,就想要从他身上下来,“你这是要做什么啊?快放我下来!

    “我心里有火啊。”孤濯就笑着将她放到了床上去,“绾绾,这可是你挑起来的,你要负责灭火。”

    容绾无语了,她只不过是一时兴起,这会儿孤濯心里有火,可她心里的温暖就被一盆水给浇灭了。

    不过……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容绾红着脸坐在床上不说话。

    孤濯就笑眯眯的去关门了,如果容绾不愿意,他是绝对不会勉强她的。

    孤濯回来的时候,容绾已经掀开了被子,被子散乱在床上,她则是钻进了被子里躲了起来。

    孤濯心里痒痒的火热的,一面走过去,就一面将衣裳给脱掉了,随后一把掀开了被子,也钻了进去。

    容绾就忍不住叫了起来,但叫声中又夹杂着笑声。

    屋子里顷刻间就被这愉悦的欢笑声给充斥着,直到后面被交错粗重温浅的呼吸声代替……

    孤濯抱着容绾舍不得松手,可见她小脸儿通红,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还是打算放过她,抱着她去了浴室,洗刷干净,回来的时候,床铺已经被换了干净的。

    孤濯给她整理好了头发,才躺下睡觉。

    ……………………

    翌日一早,容绾在孤濯怀里醒来的时候,就问道,“我今天是不是可以离开这里去邺城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一定要这么着急吗?”孤濯问道。

    “也不是着急,只不过虽然你说了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可是我不亲眼回去看看回春堂是个什么情况,我不安心啊。”容绾问道。

    “是这样的,我就觉得虽然高澄已经答应了我不再找回春堂的麻烦,可是我不怎么相信高澄。”孤濯说道。

    “那怎么办?难道我要一直待在霁月山庄吗?”容绾问道。

    “也不用,我想要部署部署,之后等到高澄无法动你,你再回去。”孤濯说道。

    “什么办法啊?要多久?”容绾问道。

    容绾这会儿没有穿衣裳,光溜溜的趴在他的身上,一脸着急的模样,孤濯看的只觉得喜欢,心里又有些难耐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却没有忍住凑过去,亲了她一口,“别着急,过几天就可以了。”实际上,事情他早就安排的差不多了,就等高澄一步一步的跳进他设计的陷阱之中,所以才会安排的这么快。

    容绾见他的薄唇,再次凑了过来,就闭了闭眼睛,任由他亲吻,等他亲吻够了,薄唇离开了她的脸颊,她才睁开眼睛了,如今她已经习惯了他偶尔的爱恋的亲吻,所以倒是不会像以前那样害羞。

    只不过,容绾这样乖巧温顺的模样,孤濯瞧了,难免又是心痒,他问道,“绾绾。”

    容绾闻言,见他眼中的欲//望,明了后边又是一阵脸红,但却没有做声,也没有躲开去,好像是无声的默认了。

    于是,便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等结束的时候,容绾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化作了棉花一样,根本就软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后来被孤濯抱着去洗刷干净的时候,也都是迷迷糊糊中进行与结束的。

    容绾在床上昏睡了一天,才好点儿了,孤濯却一直在房间里批阅信件以及布置任务到迷信中,由玉珩发出去,好像一点儿也不累一样。

    容绾睁开眼睛的时候,孤濯正在桌案旁写着什么。

    容绾忍不住吐了口气,孤濯就瞧了过来,“醒了么?”

    “你都不累的吗?”容绾忍不住问道。

    容绾这会儿没有穿衣裳,光溜溜的趴在他的身上,一脸着急的模样,孤濯看的只觉得喜欢,心里又有些难耐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却没有忍住凑过去,亲了她一口,“别着急,过几天就可以了。”实际上,事情他早就安排的差不多了,就等高澄一步一步的跳进他设计的陷阱之中,所以才会安排的这么快。

    容绾见他的薄唇,再次凑了过来,就闭了闭眼睛,任由他亲吻,等他亲吻够了,薄唇离开了她的脸颊,她才睁开眼睛了,如今她已经习惯了他偶尔的爱恋的亲吻,所以倒是不会像以前那样害羞。

    只不过,容绾这样乖巧温顺的模样,孤濯瞧了,难免又是心痒,他问道,“绾绾。”

    容绾闻言,见他眼中的欲//望,明了后边又是一阵脸红,但却没有做声,也没有躲开去,好像是无声的默认了。

    于是,便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等结束的时候,容绾只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化作了棉花一样,根本就软绵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后来被孤濯抱着去洗刷干净的时候,也都是迷迷糊糊中进行与结束的。

    容绾在床上昏睡了一天,才好点儿了,孤濯却一直在房间里批阅信件以及布置任务到迷信中,由玉珩发出去,好像一点儿也不累一样。

    容绾睁开眼睛的时候,孤濯正在桌案旁写着什么。

    容绾忍不住吐了口气,孤濯就瞧了过来,“醒了么?”

    “你都不累的吗?”容绾忍不住问道。

    孤濯就忍不住走了过来,摸了摸她额前的碎刘海,说道,“不累,你要累的话,就继续睡会儿,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谁说没有事情做的,我要起来种花了。”容绾说着,就一个起身坐了起来。

    孤濯见她这样大的反差,忍不住直笑,“那你快点起来,我已经让他们备好了晚膳了。”

    “晚膳!”容绾双眸立刻亮了起来,但她这可不是因为她饿了的原因,纵然她这会儿已经饿的两眼发直了,可是听到晚膳两个字,特别是那个晚字,还是觉得特别的刺耳,

    她忍不住看向了孤濯,“已经要到晚上了吗?”

    孤濯没有理会过来她忽然这样问,问道,“是的,晚上了,怎么了?”

    晚上了!

    晚上了!

    晚上了!

    昨天傍晚时分连饭也没吃,就一直被他拉着折腾到入夜,后来怎么睡着的也不知道,早上起来的时候又开始折腾,她只不过是睡了两觉而已,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一半在睡觉,一半在做那种事情!

    真的是够了!

    容绾瞧着孤濯的眼神有些愤愤的,她没好气的说道,“竟然已经晚上了!你……你太过分了!我以后都不要理你了!”

    骂他可以,打他也可以!

    就是不能不理他啊!

    他会疯掉的,

    孤濯闻言就着急了,“绾绾你为什么不理我,你不要不理我啊!”

    “你说为什么,我……我只不过是睡了一觉,和你……和你……之后就从昨天傍晚,到今天傍晚了,我明明不是这样的……都怪你!”容绾越说脸越红,最后都快哭出来了,她觉得,自己这会儿都快没脸见人了,因为这个霁月山庄又不是只有她和孤濯两个人,他们在做什么,那些护卫,下属肯定都是知道的,他们会怎么想她呢?她这个少夫人一点都不检点。

    虽然,容绾说的支支吾吾含糊不清,但孤濯终于理解了容绾为什么会这样了,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呢?”孤濯说道,“我和你之间不是天经地义的么?你是我的妻子嘛!”

    “可是这……这也太夸张了啊。”容绾说道,“要是婉清她们知道了我……肯定会……”

    容绾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孤濯本来听她说的有些想笑,因为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嘛,

    不过,见她委屈的,难过的,还是心里软了下来,他抱着她轻哄的说道,“他们都在外院呢,我没让他们进来,不过,他们就算是到内院来了,知道了,又怎么样?谁要是敢说一个字,我就砍了他们!”

    这……都什么跟什么,说个话还要砍人了,她明明不是要他去砍人啊,

    容绾跟他说不清了,只能郁闷的不说话了。

    之后无论孤濯如何说也不起作用,容绾都不准备出门了。

    直到第二天,仍旧如此,

    孤濯见她不起来,就问道,“今天还要在屋里吃饭吗?”

    “恩。”容绾说道,“就说我不舒服,我不想出去。”

    “好,那我一会儿将午饭端进来。”孤濯知道她这几天都不愿意让人伺候,就说道。

    过了一会儿,孤濯将吃食端进来,让容绾吃饱了,才又拿出去。

    这两天都是孤濯照顾她,容绾才消了气,她打算装病装几天以后再出去,这样人家就不会说什么了吧。

    孤濯虽然觉得没有必要吧,可是她要做什么,他一向都不喜欢去限制她,于是就配合着她。

    等到第三天,容绾从内院出来的时候,婉清四个丫头,都脸色煞白的围了过来,“少夫人你没事吧?”

    “小姐,你没事吧?”

    见她们这样关心自己,容绾有些心虚自己装病,就勉强笑了笑说道,“没什么事,就是前几天有点不舒服,也不想见人。”

    几个丫鬟,哪里会知道容绾不想见人的真正原因,事实上孤濯那天傍晚将容绾背回来,她们以及一些护卫都自觉的退出了内院,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这种事情很正常,之后她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一连两天都没有见到容绾。

    后来听说容绾不舒服,她们都吓坏了,偏偏孤濯还不让她们进去,还非要自己照顾容绾,她们就只能忍着担忧在外面守着了,等容绾一出来就围了过来。

    于是,容绾到底是怎么不舒服的事情,就不了了之,几个丫鬟也不好强行的去问什么,于是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容绾再在霁月山庄待了几天,将这山峦上的几块地,都跟着花匠以及仆从开垦以及种植完毕,接下来就要等着他们开花了。

    不过,下午的时候,孤濯和从外面回来的玉珩在书房里商议了半天,等玉珩离开霁月山庄的时候,孤濯说,“你明天可以回邺城了,许良他们已经回去了回春堂好几天了,高澄也应该不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容绾忍不住问道。

    “我明里用你的名义给西魏发去了信函,寻求他们的帮助,来巩固你在东魏的势力,有不少与元府交好的,都倒戈在这次高澄攻击回春堂的事情上,上奏要求重新审查,高澄借助这一次的机会放过了回春堂,之后东魏朝堂的形势就有些改变了,

    眼下,需要你给宇文丞相写一封信,并且出去拜访元府,以及进宫拜访高丞相,到时候让外界以为你和高丞相交好,东魏的形势就会再变一变,趁此机会可以将那些想要造反的东魏官员给抓捕起来,或者是镇压下来,

    之后高丞相出兵讨伐侯景的时候,我也会出兵助他一臂之力,最后将侯景之乱平定下来之后,就可以一心一意的整治东魏的官员了,至于如何整治,那就是后话了。“孤濯说道。

    “所以,现在高丞相以为我给义父写一封信,就能稳定局势了吗?”容绾问道。

    “是的,这就是我之前说的,他以后都不会再动你的原因。”孤濯说道。

    容绾点点头,“还是阿濯你想的周到,如此,高澄想要借助我的力量,就不会轻易的动我,可是高丞相之前为什么不直接这样做呢?非要等到你这样做?难道他想不到吗?”

    “他当然想的到,可是你和我都不一定会答应他啊,而他也想要试探我的实力,以及想要掌控我,所以才铤而走险,想要抓了你来威胁我,可是事与愿违,我最后将计就计,将计划转变了一下,我们就主动了,而他就从主动变成了被动。”孤濯说道。

    这样的勾心斗角,除了斗智斗勇以外,还要斗毅力和耐力,当然了谋略以及背后的城府也非常重要,如果换了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坚持不到最后,就已经就范了,所以孤濯还是有常人所不能及的优势,那就是能忍,

    “如果换做是,我一定想不出来这样反击的办法,一定会被高澄拿捏住了。”容绾说道。

    “你想不出来没关系,不是还有我么?”孤濯笑道,“我们两个,只要有一个人能事事都想的周到,就可以了,另一个人就只管舒服的过日子就是了。”

    容绾撅起了小嘴儿来,说道,“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什么事也不用干了是吗?”

    “对啊。”孤濯笑道。

    容绾想要反驳什么,却发觉无言以对,谁叫她这方面不如他呢,“那我还是研究我的医术去吧。”

    容绾本来今天就可以离开霁月山庄的。

    “是的,这就是我之前说的,他以后都不会再动你的原因。”孤濯说道。

    容绾点点头,“还是阿濯你想的周到,如此,高澄想要借助我的力量,就不会轻易的动我,可是高丞相之前为什么不直接这样做呢?非要等到你这样做?难道他想不到吗?”

    “他当然想的到,可是你和我都不一定会答应他啊,而他也想要试探我的实力,以及想要掌控我,所以才铤而走险,想要抓了你来威胁我,可是事与愿违,我最后将计就计,将计划转变了一下,我们就主动了,而他就从主动变成了被动。”孤濯说道。

    这样的勾心斗角,除了斗智斗勇以外,还要斗毅力和耐力,当然了谋略以及背后的城府也非常重要,如果换了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坚持不到最后,就已经就范了,所以孤濯还是有常人所不能及的优势,那就是能忍,

    “如果换做是,我一定想不出来这样反击的办法,一定会被高澄拿捏住了。”容绾说道。

    “你想不出来没关系,不是还有我么?”孤濯笑道,“我们两个,只要有一个人能事事都想的周到,就可以了,另一个人就只管舒服的过日子就是了。”

    容绾撅起了小嘴儿来,说道,“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什么事也不用干了是吗?”

    “对啊。”孤濯笑道。

    容绾想要反驳什么,却发觉无言以对,谁叫她这方面不如他呢,“那我还是研究我的医术去吧。”

    容绾本来今天就可以离开霁月山庄的。

    因为孤濯和玉珩商议事情耽搁了,只好明日再启程回邺城了。

    容绾大半夜的竟然因为白天孤濯跟她说的话睡不着了。

    孤濯见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问道,“怎么还不睡?”

    “没事,过会儿就睡了。”容绾说道,“大概是因为明天要回回春堂吧!”其实她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事情在思索,只不过这会儿她并不想说出来而已。

    孤濯便不再多说,前几天因为强行要她说出心里的事情,还吵架了,这一次他就不想再逼迫她什么了,倒不是他学聪明了,而是他不喜欢吵架,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容绾不睡觉,孤濯就陪着她,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搭在她身上点着,希望能分散她的注意力,然后快点睡觉。

    就在过了很久,大概已经到了后半夜了,孤濯都有些忍不住要再次问问她的时候。

    容绾的呼吸终于是平静了下来,她到最后是想的很累了,才睡着了,否则还要继续思索下去。

    不过,即便睡着了,容绾也是很早就起来了,并且总是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醒一会儿,这是因为大脑用脑过度,导致了精神亢奋,就算是睡着了也不会睡的好的原因。

    容绾的精神并不好,但是起来了以后她也就不打算继续睡觉,而是打算启程回邺城了。

    容绾起来洗漱。

    孤濯动作比较快,已经洗漱完以后去准备早膳了。

    前段日子比较忙,都没有闲工夫做早饭,今天倒是有些空。

    等容绾来到大堂的时候,孤濯已经将早膳做好了,就好像掐准了她起来的时间一样。

    容绾见他还挽着袖子,哪里不知道今天是他亲自下厨啊,心情忽的就好了起来。

    容绾笑道,“阿濯你真好。”

    孤濯笑了笑说道,“快趁热吃吧。”

    容绾就拿起筷子来开始吃早膳,等吃了几口,有了精神以后,她放下碗筷说道,“阿濯,我昨天晚上想了一晚上,做了几个决定,你看看我的决定对不对。”

    “你说。”孤濯闻言就认真了起来,但神色却比之前要放松了不少,容绾愿意说给他听,他真的很高兴有没有。

    容绾就说道,“我觉得,我不用给义父写关于东魏的信函。”

    “为什么?”孤濯问道。

    “因为没有必要,我只要出去,和西魏如以前一样,每个月写一次信简单的汇报一下情况,然后再邮一些东西回去什么的,把我和西魏的关系默默的变得更密切,这样别人就会以为我和西魏很好,然后,我回去邺城以后,就可以适当的和高氏一族走的近一些,这样,高氏一族自然而然的不会动我了,我用行动表明会帮他,但实际上我想留一手。”容绾说道。

    孤濯沉吟了一刻说道,“这样恐怕不好。”

    “为什么不好?”容绾问道。

    “我之所以让你写信给宇文泰,并不是要你和宇文泰说太多,而是不得不这么做,我不想让你太靠近高氏一族,毕竟那个家族很危险,连我都把握不好。”孤濯说道。

    “可是,我不相信宇文泰,我从来没有把宇文泰真正的当过义父,但我也不是说他不好,虽然目前看来,宇文泰对我还不错,可他这个人心狠手辣,谁知道到最后会不会坑我一把,我不想将这边的情况如实告诉他。”容绾说道。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你要知道,宇文泰必定在这边也安排了人,你想要隐瞒的事情,未必就能够瞒得住他。”孤濯说道。

    “那可不一定,宇文泰想要知道的事情,他也不一定会知道。”容绾说道,“我只要挑能告诉他的,他派来的细作也会告诉他的事情就好了,我知道的不想说的不说,我不知道的那就不关我的事了,而且我在这边,也不是做细作的,能知道什么?顶多就是治治病啥的!”

    孤濯闻言一愣,随后挑了挑眉,笑道,“说的有道理,倒是我多虑了。”

    容绾闻言,就一笑,说道,“怎么样?我说的对吧?你也觉得我说的对吧?”

    孤濯见她的俏脸儿扬过来,就伸手过去轻轻掐了掐,“说的挺好,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意思去做吧。”

    容绾顿时呼了一口长气,“下午可以睡个午觉了。”她可是从来不睡午觉的,只不过昨天晚上,因为动了太多脑子,而太辛苦了。

    不过,说实话,孤濯不喜欢这样,容绾这样,他总觉得她离他有距离一样,她好像在刻意的远离他,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不愿意依靠他一样,如果可以,他真的很希望,容绾什么事情都来找他,什么事情都来依靠他,这样,她就永远也离不开他了。

    然而,孤濯知道,这也只是想想,他不可能限制容绾的自由,即便她真的要走。

    吃完早膳,容绾就下山了。

    下山的路很好走,就是有点危险。

    容绾一路都牵着孤濯,实际上是被他牵着,往山下面走去。

    走了一小半下山的恶露,容绾就忽的顿住了脚步,“阿濯,能背我吗?”

    孤濯闻言,应了一声,就弯下身子去。

    容绾就笑眯眯的爬上了他的背。

    被孤濯背着走,轻松了许多,容绾笑道,“回家就不能背了,我这会儿要你多背背我。”

    “谁说回家不能背了。”孤濯说道,“只要你喜欢,在哪里我都会背着你。”

    容绾撇撇嘴,“如果回了建州呢?你也会背我吗?”到时候孤父孤母怕是会不高兴吧。

    “傻丫头!”孤濯说道,“只要我不说不,就可以,孤家我说了算。”

    容绾闻言,沉默。

    孤濯却又补充了一句,“不过现在你说了算了。”

    容绾噗嗤一下笑了起来,“胡说八道,每次你遇到特殊的情况,就让人看着我,不让我到处走动,还我说了算了,到那时候,连个下人我都指挥不动。”

    “你也知道是特殊情况了。”孤濯就说道,“我是担心你的安危啊,如果你遇到了什么,我怕是会疯掉。”

    孤濯的声音,流过他的背心,穿过他的背后,进入了她的耳朵和胸膛,容绾觉得浑身都是暖烘烘的。

    “是我太任性了。”容绾说着,就将脑袋搁在了他的肩膀上,“我以前不这样的,都是……都是你太好了,我总是会怕,我们有一天会分开。”

    孤濯的脚步顿了顿,随后又重新走了起来,说道,“只要你不说不要我,只要你还想和我在一起,就没有人能将你从我身边带走。”

    “真的吗?”容绾问道。

    “真的!”孤濯说道。

    容绾闻言,想了一会儿,就露出了笑容来,说道,“那我觉得那我们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分开吧?”

    那也就是说,她不会说不要他,也会一直想要和他在一起咯?

    “那就是了。”孤濯笑了。

    容绾也笑了,因为她觉得,她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能让她离开的,就算当初新婚之夜被孤母那样对待,她也没有想过要离开,就算当初他们都可能丧命,两个人都处在死亡的边缘,她也没有想过和他分开啊,

    所以,容绾觉得,那大概这一辈子,他们都不会分开了吧,

    然而,她却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她头也不回的走了,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在东魏丧命。R1152(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51/3188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