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仙侠小说 > 红绣 > 章节目录 168.尾声

章节目录 168.尾声

推荐阅读: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天价庶女,侧妃也疯狂傲世悍妃,错嫁邪魅王爷珠光宝器

    一切生的太快,喜儿看着倒面色惨白的水静,连连后退,柳姻将喜儿扶起来护在身后,双目通红,满眼恨意看向南烛。

    “怎么会?”转身,身后柳喜的身形变化,“竹-青?”

    竹青嘴角弯起,“是我。”

    捂着心口退后几步,身体靠着身后柱子上,血侵染了衣衫鲜红一片,嘴角噬笑,果真不是良配。

    叶楠、季少华奄奄一息出现在大殿之中,柳姻的心从未想现在这样痛过,其中郁百浮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记得叶楠曾说过,娘好像生了一个小弟弟。

    眼中泪无声落,好狠,好狠。

    “是否觉得自己很无奈很懦弱,渺小的你根本拯救不了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是不是很不甘?”南烛的声音很浅很浅的传入耳内。

    柳姻捂着心口站起身,嘴角渗出血迹,“就算报不了仇我也可以陪他们一起死,不会像你,懦夫,你连死的勇气都没有,懦弱的活了三百年。”

    “不,不是,才不是,我是为了报仇,我是为了给他们报仇,你懂什么。”南烛恼怒一把捏住柳姻的脖子,“你知道什么?活着才是最痛苦的,你懂什么?”

    伸手抓住南烛的手,“我,我不懂,但我不会像你这样懦弱,懦夫。”

    顿时四周金光闪闪一片,十片金叶子将两人困住,南烛伸手挡住金光刺眼,显得很是艰难,柳姻顺势跌倒在地上,血不住的流淌。心口很痛很痛。

    柳姻感觉到自己在渐渐的消失,血蟾蜍果然霸道啊,见血腐尸,身上一寸一寸的腐痛却敌不过心痛,隐约中她好像看见欧阳淮了。

    “姻儿,姻儿,不。不”欧阳淮仰天哭喊。柳姻的身体已经寸寸消逝渐渐化作一滩血水,欧阳淮看着那一滩血水神色怔目,怎么会。怎么这样?怎么会这样?经济疯狂神色涣散。

    ——————

    柳姻一个机灵醒过来,却现四周很黑,除了她在的地方有点亮光,再看脚什么都没有空空一片。而她竟是虚浮在空中。

    “一切都结束了,随为师回去吧。”一道空灵的声音传出。忽的面前出现一红衣男子,面目俊朗眉目弯翘,不笑却带着一丝喜气,“师。师父?”

    “记起来了?”月老双手抱怀看样子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柳姻低头,天界的事人间的事都记起来了,“师父。南烛最后怎样了?”

    “自己看。”一副巨大的画面出现在两人眼前,被金叶子困住的南烛最后是被忘川、籹尧、白墨、竹青联手杀死的。

    柳姻皱了皱眉。“竹青”

    “南烛用柳杰和喜儿威胁他。”月老扁着嘴,徒弟难道没现他不高兴吗?那群人真是过分,居然就这样欺负他徒弟,“好了,三百年时期已到,随为师回天庭吧。”

    柳姻伸手拉住月老,“师父。”

    “月老宫一堆事等着你做呢,干嘛?还想翘班?”徒弟犯事师父倒霉,那么多事等着徒弟回来处理,好不容易熬过了三百年,这徒弟怎么感觉怪怪的。

    虽说脚虚浮,但柳姻还是跪了来,“徒弟请求师父,用我的神格换取他们的性命。”她不想亏欠她们两世,有一次足够了。

    徒弟突然这么正经月老有些不习惯,但还是很愤怒的拂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没有了神格还怎么入仙位?甚至还会灰烟灭,不负六界之中。

    柳姻点头,“知道,当初重活一世我就誓要保护好娘亲还有弟弟妹妹,可是我失言了,前世的亏欠今世若是还不能弥补,我心中不安。”

    月老叹气,徒弟这么傻可怎么办啊。

    ———番外———

    作为一株不起眼的草,还是杂草,混迹在各种百花中,红姻表示压力很大,终日修炼升级,却不及百花。

    百花拥有着娇艳的花朵,只要被某位神仙看上一眼,指点一仙气,修炼人形不在话。

    红姻是一株红姻草,不开花不结果,叶子毫无特色,百花的娇艳将她衬托的一文不值。

    忽然一日,听百花交谈,说是有两位上仙在百花园,若是被上仙看中修炼升级还不是分分钟的事,百花们讨论的热闹,而红姻却默默继续修炼,因为她知道这些与她无缘。

    却不料她修炼的正是时候,突然感觉杀气逼近,睁眼一只大脚落,红姻死都没想明白,她虽说很不起眼,但也不至于不起眼到被一脚踩死吧?可事实就是如此。

    当再次睁眼,红姻现四周百花看她的神色不对,红姻还在庆幸自己没有挂掉时,却被百花中牡丹姐姐恶狠狠瞪了一眼,事后她知道是一位红衣服的上仙救了她,从此红姻暗自誓,一定要修炼人形然后拜入那位仙人门。

    有了仙气她提前幻化了人形,因为她的努力,她是百花中战斗力的佼佼者。

    仙界一年一度的收徒日,此时不管是什么等级的仙都会前来,而他们这些刚刚入门修仙的小精小怪,就烧高香祈求被某位上仙看中,一跃辉煌腾达。

    红姻也在其中,她要找到那位上仙,她明明都挂了却被上仙一口仙气救活,同时她还要找到是谁一脚踩死的她,连一颗草都不放过,这样的神仙她定要算账。

    小精小怪也是需要比试的,神仙选徒弟就是从比试中看眼缘,不过对于第一名,是有资格自己挑选师父,而其它的就只能被挑。

    红姻日夜的修炼让她在比试中脱颖而出,第一名拿的轻松,当挑选师父时,她看了在场的神仙,见到那一抹鲜红她笑了。急忙走了过去跪地拜师,“小仙红姻拜见师父。”

    作为天界战五渣的月老来此地,纯粹就是为了凑热闹,顺便捡个徒弟回去打杂,月老宫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本来看了许久也没看到合适的。第一名他从未想过。

    却不料幸福来得太突然。这一次的第一名居然选了他,月老还有些不确信,指着自己。“是本仙?”

    红姻抬头,看见他一身红衣,点头,“是。师父在上,弟子红姻拜见。”

    一旁的上仙瞪大眼。这小仙是眼瞎吧?居然拜了天界最垃圾的战五渣?在场众仙外加一堆小精小怪呆愣,这只红姻草铁定是眼瞎,要不就脑子有问题。

    拜了师父那就是有主的人了,不用在天为被地为床。月老宫中清清淡淡,月老几万年得了一只徒弟,还是小仙中最厉害的。脸上顿时沾了不少光,走哪儿都笑呵呵的。

    而且徒弟悟性极高。红线一教就会,三天就把自己积攒了几个月的工作做完了,这样高效率的徒弟上哪儿找去啊。

    做完了工作红姻有了空余时间,想到自己在百花园还有些东西便去取来。

    牡丹仙子与众姐妹正在编舞,见红姻回来嬉笑打招呼,“红姻回来了,怎么了生什么事了吗?”

    红姻疑惑,牡丹仙子一向高傲一世,见着自己拜了师父怎么也应该嘲讽两句啊,现在居然笑着和她打招呼,很反常啊。

    “牡丹姐姐,你们排舞呢,我回来取点东西。”

    牡丹走过来仔细看了看她,眼中满是笑意,“在月老宫中过的还好吧?姐姐现在在六神殿,以后有空来玩啊。”

    六神殿,六神真君的地方,这可是位大大的上仙,也是红姻唯一知道的大仙,原因是牡丹经常的念叨,没想到倒让她梦想成真了,红姻点点头,“恭喜牡丹姐姐。”

    师父的好坏决定着徒弟以后的修为成长,六神真君那么厉害,以后牡丹定也会过得很好。红姻并不羡慕,因为她找到了自己想找的师父,别人也就无所谓了。

    牡丹见她没有惊讶也没有羡慕扁扁嘴,带着一帮姐妹走开,与红姻关系比较好的满天星走过来,“你怎么就拜了月老为师啊?你不知道他在天界是个战五渣啊?虽然贵为上仙,但”这么渣的师父,真是浪费红姻一身本领。

    红姻无所谓继续收拾东西,“战五渣怎么了,他当初救过我,他便是我师父。”

    “月老何时救过你啊?当日就是他一脚将你踩死,是玉茭上仙一口仙气救了你。”满天星顿时反驳,当日她可看的一清二楚,为此还小小的嫉妒了好友呢,(所以才没说实话。)

    红姻停手,“你说什么?当日是他踩的我?”

    满天星被她的神情吓住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红姻满腔怒火,感情自己认了杀她的凶手为师父,可恶。

    月老宫空空无人,想到自己认认真真处理了三天事情,而月老却不知所踪,打听到月老最爱去玉茭殿,红姻急忙赶了过去。

    亭子中,红衣服的月老和白衣服的玉茭上仙对饮,看着笑的畅怀的月老,红姻心中更是怒气顿生。

    双手红丝拽紧,看着那笑脸,勒死算了。

    走过去她也是这么做了,月老瞪大眼,“徒弟你干嘛?师父只是路过来喝口酒而已,表在意啦。”

    红姻瞪了他一眼,“你是否在百花园踩死过一颗小草?”

    月老歪头想了想,“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就对了,去死吧。”

    作为月老红线对他根本不起作用,轻轻解开之后跳到玉茭上仙背后,“徒弟,你干嘛这么动怒,一颗草而已嘛。”

    红姻咬牙切齿,“那你可知,那棵草便是我?”

    玉茭放手中酒杯,细细打量面前的红姻,“果然他们要可惜,是个好苗子,在你手上确实是毁了。”

    月老不理会玉茭的嘲讽,此时红姻已经急红了眼,追着他的打,天界战五渣的名头绝不是浪得虚名,被自家徒弟追着满院子跑也是醉了。

    将月老抓住。红姻将他手脚束缚,然后开始拍头,“我让你踩死我,我让你穿红衣服。”

    “这与穿红衣服有何关系?为师一直穿的是红衣服啊。”

    “不许就是不许,都是你。”手上没轻没重的打在月老身上。

    玉茭看不去了,一挥袖将红姻打开,“休得放肆。小小一株红姻草也敢对上仙不敬。”随即看向月老。“一个仙,你竟这般,让上仙的颜面何存?”又不是真的打不过。

    月老摸摸鼻子起身。看了看被打伤在地的红姻,走过了给了口仙气,“为师那日不是故意的。”

    “哼。”别开眼不看他。

    “为师给你道歉可好?对不起。”

    面对月老的道歉红姻有些不自在,若是其他神仙她这样以犯上早被打的魂魄散。

    玉茭摇摇头。“当日是他踩死你,但也是他求我救你。”

    “”红姻起身。“师父,我先回去了。”

    月老嬉笑连连点头,送了红姻出玉茭殿。

    玉茭上仙瞪眼,“丢上仙的脸。”

    月老毫不在意。“谁让徒弟效率高呢,有她在本仙就可以及时行乐,哎。日子畅快啊,喝。”

    玉茭:“”有这样的好友真的好丢人。

    满天星:你家师父在玉茭殿

    月老被自家徒弟揪着耳朵回了月老宫。红姻指着一副图上乱七八糟的红线,“看看你都干了什么?”

    某只摸着鼻子,“嘿嘿。”这好像是昨日醉酒不小心弄乱的。

    红姻指着凡间一个场景,“你看看这个?妄你还是月老,你不是给你牵线的吗?祝英台和梁山伯这样被你硬生生分开你说怎么办?”

    “哎呀,不要在意啦,你看他们不是变蝴蝶了吗,这不是在一起了嘛。”

    “”

    满天星:你家师父在蟠桃宴

    见着红姻月老急忙招手,“徒弟快来,看,师父给你留的桃子,为师好吧。”

    红姻将月老手中的桃子转了个面,指着被啃的乱七八糟的另一面,冷着脸,“对我好?”

    “嘿嘿,嘿嘿。”

    将水晶球丢给月老,“你自己看看你又干了什么,那两人都是男人。”

    月老抱着水晶球疑惑,“没理由啊,我之前见他们的酒楼中的时候明明是一男一女,怎么转眼就变成两个男的了?”

    “男扮女装你不知道啊?”你眼睛是有多瞎?

    “呃徒弟,他们这算是真爱吧?要不你去拆?”

    红姻:“”真爱你妹啊,死坑。

    满天星:你家师父往那边跑了

    被逼入墙角的某只,“徒弟,徒弟,为师昨日喝多了,一不小心就犯了糊涂,解开就好,解开就好。”

    “解个屁啊,心爱的女人一刀刺了男人心脏,男人化仇恨入魔,这次怎么解你告诉我?”

    天界神殿ing

    王母:“大胆月老,你错牵姻缘线竟致使凡人入魔,你罪”

    红姻跪的笔直,“回王母娘娘,是小仙错牵那姻缘与师父无关,求娘娘责罚。”

    王母:“哼,狂妄小仙,既然如此,此事是你挑起,那就由你摆平,三百年后此魔人欲毁灭凡界,此浩劫就有你去化解。另,还要牵满一百对姻缘方可返回仙界。”

    “是,小仙遵命。”

    月老宫前面的小院中,月老每日必干的事就是提个小壶浇水,顺道说上半日的话。

    “徒弟啊,徒弟啊,你快快长大,月老宫里面还有一堆事等着你呢。”

    某颗被埋了几百年的种子,“”继续睡吧,不想理这二货。

    (全文完)(未完待续)

    ps:完结了,虽说坑的不要不要的,但咱们月老还是蠢萌蠢萌的,笑笑就好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50/3183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