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军史小说 > 爹地给钱,妈咪送你 > 章节目录 【子若篇】—057大结局

章节目录 【子若篇】—057大结局

推荐阅读: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天价庶女,侧妃也疯狂傲世悍妃,错嫁邪魅王爷珠光宝器

    子若很难受,全身都难受,喉咙干的要命。

    她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唐岳寒的近在咫尺的脸,有一瞬间反应不过来。她怎么会跟他睡在一起?是允许他爬上她的床的?

    子若恼怒,伸腿便去踹他,一动,骨头嘎嘎作响,好像要断掉似的,立即忍不住哼出声来,“唔……”

    “还不舒服吗?我给你揉揉。”身边的男人立即醒了过来,紧张的看了她一眼,见她整张小脸都皱成了包子样,顿时心生不忍,手指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按捏着。

    他昨晚确实有些过火了,小丫头这么小而且还是第一次,他居然失控的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只想狠狠的要她,就算那样死在她身体里也是好的。

    子若低头,这才看清两人所处的境地,也才看清楚赤.裸相对的两人,脸轰的一下通红通红,也是在这么一会儿时间,所有的事情都冲回了她的脑子里,让她想起了自己的胆大妄为。

    她昨晚上,好像,似乎,真的跟他做了,而且她采用的手段还有些不太光明。

    子若将脑袋埋在他怀里不敢抬起头,当时心里有着一股气,如今,真的是没脸见人了啊啊啊啊啊。

    唐岳寒看着在他怀里拱来拱去的小脑袋,轻笑了起来,双手往她腰上一揽,让她翻了个身趴在自己的身上,抬起她的脑袋,看着她那通红的脸色调侃道:“现在知道害羞了?小东西,你昨晚不是很大胆的吗?”

    他没想到一年不见,再次回来之时她居然送了他这么大的一份礼物,让他……直至现在还在回味无穷。小东西的身子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甜美,让他欲罢不能真想不放过她。

    子若顿了顿,被他捧着脸避无可避,立即怒视着他冷哼道:“怎么着吧?我就把你给上了,就把你给压了,你想怎么样?我现在就通知你,我会对你负责任的,让那个什么红乐绿乐黄乐的去死吧。”

    唐岳寒挑了挑眉,手臂揽上她的腰,随即缓缓往下,在她嫩嫩的屁屁上掐了一下,子若身子一僵,立即缩得不敢动了。

    他,他不会还来吧?她现在承受不住的,虽然说是要负责,可是不用时时刻刻都负责的吧。

    “你把我给压了?恩?”他挑着尾音斜睨着她,看着她缩着小脑袋就觉得特别的可爱,心里对她的那股爱意越加汹涌澎湃的不能自抑,他爱惨她了是不是?所以,她要为她昨晚所做的事情负责到底的,以后,绝对不容许这个小丫头反悔的。

    子若豁然抬头,“难道不是吗?是我拷着你压在你身上的,是我剥了你的衣服的,是我……啊……唐岳寒你做什么?”

    她的主权宣示还没结束,人已经被他翻了个身,身上的压力一重,便看到他撑着手臂压在她的身上。

    他的双眸很亮,眼神里带着一丝快要将她淹没的疼宠,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她,“若若,乖,告诉我,昨晚是谁压谁?”

    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关系着以后谁上谁下的问题。尤其是段子若这个小丫头,一旦开了先例,绝对御姐范十足,在床上一定会卯足了劲的指挥他。

    子若咽了咽口水,虽然说,一开始是她压着他的,可是后来他解开了手铐以后,好像,似乎,应该,大概……是她在下面的。

    唐岳寒见她不说话,唇角轻轻扯了扯,头一低,就去亲她,随即含着她的唇瓣啃咬着,声音沙哑,“若若,要是你也不确定的话,咱们来重现一下好不好?”

    重,重现?

    子若立即坚定的推开他的脸,十分肯定的说道:“是你压的我,是你压的,我记起来了。”

    “真遗憾。”唐岳寒又低下头去亲了亲她的嘴,这才翻身躺在她的旁边,将她揽近了怀里。他很想要她,开了荤,让他再回去吃素,那才真的是一件残忍的事情啊。

    子若缩在他怀里愤恨的喷着气,咬牙切齿的诅咒他,‘以后一定要压死你压死你压死你压死你。’

    顿了半天,见唐岳寒不开口,她立即用手戳了戳他的胸口,在他怀里闷闷的问他,“那,你刚才也说,是你压了我,那你要对我负责的。那个红乐,你不能去追她了的,就算她再好看身材再好你也不能理她的。就算,就算她对你投怀送抱了,你也要推开她的,好不好?”

    唐岳寒一怔,刚避开的眼睛豁然睁开,静静的垂首看着怀里的小脑袋。

    他从未听到过子若这样没有自信的说话过,小丫头什么时候说话这么低声下气过了?这一年的时间,他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让她不安极了?

    偏偏回来的时候,身边还有个红乐,所以她更加害怕更加难过了。

    她对他的感情,竟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

    子若见他不说话,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头更加不敢抬了,小手死死的揽着他的腰身,身子都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大不了,大不了我以后不叫你唐BT了好不好?”

    唐岳寒心一紧,急忙将他拢进怀里,声音沙哑低沉,“傻瓜,不要胡思乱想知不知道?红乐?她只是组织里的人,我们从前在同一个孤儿院里长大,所以关系才会比较好。我没有追过她,从来没有,我的心里至始至终只有我的若若,只有你这个小家伙呀。我这辈子都栽在你手上了,哪里还会去追去抱其他的女人。”

    子若一僵,便听到他接下去说道:“我等了你那么多年,一直都在等着你长大,等着你开窍,等着你把心交给我,我等得心都疼了,可是你这个小丫头,还是这么懵懵懂懂的,整日里疯着闹着,就是不肯正视自己的感情。每次看着你如此排斥我,我都想狠狠的打你屁股,可是偏偏又舍不得,你说,你都能随时把我搓圆捏扁的,我还逃得出你的手掌心吗?”

    “我承认,一年前我做的有些过了,我送走杜离秋大部分是自己的私心。可是我很嫉妒他,有他在,你所有的注意力好像都在他的身上,那死小子就是个天然黑,不用说什么做什么就让你放不开他。若若,我很嫉妒他。”

    他说道最后,声音有些闷闷了起来,想起一年前的事情,想起若若那么激烈的指控他,他依旧难受的很。

    子若急忙往他怀里钻了钻,紧紧的贴着他的身子,她的心跳以为他这样一番长长的表白变得激烈了起来。抬起头,她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凑过去吻了吻,低声道:“对不起。”

    她的唇瓣往下移,在他唇瓣上碰了碰,“对不起。”

    凑上他的喉结,她喷洒在他脖子上的呼吸都变得滚烫滚烫的,“对不起。”

    他身上的枪伤疤痕,她看着,眼睛便渐渐的润湿了,闭着眼睛吻了上去,“对不起。”

    唐岳寒的呼吸一下子便急促了起来,他一把将子若给提了上来,不让她继续下去,呼吸急喘,看着她湿漉漉的眼睛,缓缓呼出一口气,“若若,我们……我们该起床了……”

    再继续下去,他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子若脸一红,她能明显的感觉到他下面膨胀的某处,赶紧拉着被子坐了起来。低着脑袋嗫嚅着唇瓣,“我,我没带衣服。”

    “我让人给你送套上来。”

    子若点点头,偷偷拿眼去看他打电话的身影,恩,身材真好……

    色女,子若愤恨的低咒了一声,赶紧回过头来。

    唐岳寒打完电话,便裹着被子将她抱了起来。子若一惊,松开手急忙揽住他的脖子,“你干嘛?”

    “抱你去洗澡。”

    子若脸又红了,脑袋埋在他怀里,声音低低的,“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可是我想和你洗鸳鸯浴。”他凑到她耳边低声的说,子若身子一僵,急忙摇头,随即非常愤怒的指控着,“你下面都还没消下去,我才不要跟你洗鸳鸯浴。”

    唐岳寒嘴角一抽,凑过去咬她的脸蛋,“小丫头片子,等你身子好些了,一定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还有,你刚才说不叫我唐BT的,你昨晚上兴奋的时候叫我什么来着,唐哥哥?恩?”

    说完,他已经一脚踢开了浴室的门。

    虽然嘴上说的狠,但是唐岳寒自己也清楚,子若不能承受他再一次的索欢的,要是把她弄坏了,心疼的还不是自己?

    给她放好了水,让她舒服的靠在浴缸里,他这才走到一边的淋浴下匆匆的洗了个澡,便裹着浴巾出去了。

    子若看着他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低低的闷笑了起来,想起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心里跟裹了蜜糖似的,甜的几乎要溢出来。她从来都不知道,唐岳寒说起甜言蜜语,居然可以这样让人心跳加速高兴的情绪停都停不下来。

    他说他爱惨了她呢,所以,他们会永远在一起的对吧。

    子若捧着脸傻笑,整个人都浸在热水里,那些酸软慢慢的弱了下来,整个人都舒服的让她直叹气,泡了好一会儿,她才起身,简单的披着浴袍就走了出来。

    唐岳寒已经将整个窗帘都拉开了,一室的阳光洒了进来,整个房间都变得暖洋洋了起来。

    早餐已经送了过来,唐岳寒一见到她出来,便走上前去抱她,将她安放在自己的腿上,将早餐递到她的嘴里。

    子若额角滑下三条黑线,“不用,不用照顾的那么周到的,我自己有手有脚。”

    “但是我想就这样抱着你,乖,吃一口。”

    子若翻了翻白眼,她怎么觉得她破了身变得稍微成熟了一点,这个男人却幼稚了起来呢?她勉强的张了张嘴,咬了一口他手里的面包。

    唐岳寒笑得异常的满足,也是,心心念念的小家伙昨晚主动投怀送抱,被他吃的一干二净,想想都觉得餍足,更何况还得到她那么浓厚的情了。

    他拿着面包,就着她咬过的位置吃了一口气,那表情看在子若的眼里瑟情的要命。

    他根本还是那个猥琐的唐BT嘛。

    子若心里正在吐槽,房门就在这时传来清脆的门铃声。

    “因为是你的衣服到了。”唐岳寒将她放了下来,起身去开门。

    谁知刚将门打开,子若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愤怒的看着从容走进来的前凸后翘的某女人,“你来做什么?”

    红乐笑了笑,将手上的一个袋子往她手上一扔,挑了挑眉道:“我来给你送衣服的。”

    子若抿着唇,把袋子放在了床上,冲上去便将唐岳寒拉到了身后,像个母狮子一样的护着他,“那你现在送到了,可以走了。”

    红乐嗤笑了一声,慢吞吞的越过他们两个,往房间的里面走去,看了看尚且有些凌乱的大床,眉心挑了挑,“我为什么要走,你前天下午把我弄晕丢到电梯里面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算一算?”

    唐岳寒一愣,垂首疑惑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子若,“丢到电梯里面?”

    子若冷哼了一声,紧绷着唇瓣不开口。

    倒是一边的红乐笑开了,“是啊,岳寒,这女娃娃真卑鄙呀,联合别人暗算我,用药把的**了,居然不顾不顾的就这样直接丢在电梯里面了。要不是有人要用到电梯,说不定的就在里面死掉了呢。”

    子若愤恨的瞪着她,打小报告,算什么本事。

    她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昂着下巴争辩道:“本来就是你不对,是你先说要暗算唐岳寒将他拖到床上去大战三百回合的,那我是在捍卫我唐哥哥的桢襙所以才会出此下策的,你以为我容易吗?我这也是为了救你,就你那身手,还想暗算我唐哥哥,你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红乐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暗算唐岳寒将他拖到床上大战三百回合?她有说过这话吗?小丫头片子小小年纪说谎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而且,还敢如此大义凛然的说是为了拯救她?

    唐岳寒先前被子若说的那句话给雷到了,刚想让她注意措辞,却被她一句两句的‘唐哥哥’三个字给弄得整颗心都酥软了下来,舍不得责怪她半点了,当即上前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笑着吻了吻她的唇瓣,满意的看着她迅速蔓延上来的红色,这才抬头对着面前那个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女人,嘲讽道:“红乐,被小自己那么多岁的女孩子丢进电梯这么丢脸的事情你居然也好意思说出口。这只能说明你的身手太差了,应该回去好好的操练操练了,再次要是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会报告龙叔,让他加紧你的训练项目。”

    红乐被他一番话说的完全没办法开口了,她怒极反笑,“你们两个……”真是歼夫淫妇啊,这就是一丘之貉,一丘之貉,她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么两个混球。

    子若却在听了唐岳寒那样一番话后,整个人都舒坦了,当即得意洋洋的昂起头,睥睨的看了她一眼,“你听到没有,我唐哥哥说你需要回去练练。哼,我警告你啊,唐哥哥现在是我的人了,你以后不准再打他的主意,不然就不是丢进电梯那么简单了。”

    “你的人?”红乐讥诮的看了她一眼。“你个下屁孩懂什么你的人啊?”

    “我怎么不懂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带唐哥哥去见家长,你给我死一边去。”子若冷哼着,这女人真讨人厌,她转身拉着唐岳寒的手就要走,谁知身后的人竟然纹丝不动,她扯了半天也挪动不了办法。

    子若当即炸毛了,回头瞪着他,“你要跟这个女人吗?”气死了气死了,刚刚不久前还对她表白来着,这会儿居然就移情别恋了,她饶不了他。

    唐岳寒有些无奈,看了她身上的浴袍一眼,摇摇头道:“你至少先把衣服给换了吧。”

    子若一怔,低下头看着自己微微敞开的衣领,急忙伸手一裹,瞪了两人一眼,这才揪着衣服进了浴室,没两分钟就着装完毕出来了。

    看了红乐一眼,她立即挽着唐岳寒的手往外走。

    “若若,你想好了吗?真的要确定带我去见家长了?”尽管那对夫妇他已经见过无数次了,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如今是以若若男友的身份去的,说不紧张那是骗人的。

    子若边走边回头瞪他,“我昨晚上,昨晚上都做了那样的事情了,你还问我,你信不信我把你捆起来带回去?”

    唐岳寒笑了起来,加快了两步,搂着她的腰往门口走去。

    红乐笑米米的跟在他们两个的身后,他们上了车,她也跟着坐进了后座,子若要赶她下车之时凉凉的应了一声,“我只是跟过去看看,要是你家长不满意的话,我好接收啊。”

    “那你一定要睁着眼睛好好的看看我们幸福美好和谐的生活,一定嫉妒死你嫉妒死你嫉妒死你。”子若冷哼了一声,红乐笑着看她气鼓鼓的模样,那双明亮的眸子,和那个人……真像。

    三人回到段家,段家全部的人居然那么凑巧的都没出门,子若还来不及多想,便已经看到了站在冷子宸身边的叶希,当即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他这么早就找上门来了?幽幽还说要躲着他,完全没必要嘛,一天时间已经锁定目标了。

    “红乐,你来做什么?”

    子若还没开口,一边的乔阳玫已经上前,十分轻蔑的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

    红乐十分自然的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自己倒了一杯水喝着,笑着斜睨了子若和唐岳寒的方向一眼,扬声说道:“某小妞说要带着唐岳寒见家长,我这不是来验收我的成果吗?喂,乔阳玫,我撮合他们两个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撮合?子若皱眉,身边的唐岳寒无奈的笑看了她一眼。

    乔阳玫坐到红乐的身边,十分八卦的问道:“哦?居然到了见家长这么飞跃的发展了?恩,你说要怎么感谢?”

    红乐笑得阴沉沉的,视线默默的环视了一周,最后定在了某人的身上,道:“把冷子宸借我一天。”

    “……”正在喝茶的冷子宸斜斜的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那眼神分明含着警告。

    下一秒,便听到乔阳玫拍案而起的声音,“我就知道你对我老公还不死心,上次对他下药害他差点**,你居然还想来一次?”

    “喂喂喂,什么叫差点?是差很多点好不好,那杯酒他当时根本连碰都没碰就直接浇到我的头上来了。”

    子若眨了眨眼,有些迷糊的扯了扯唐岳寒的衣服,“红乐喜欢的不是你吗?”

    “谁说我喜欢他了?”红乐听到她的声音,当即瞪了过来,“我一直觊觎的是你大哥。”

    “大哥?”子若咽了咽口水,看向已经开始喷火的大嫂。

    动睛到怒。红乐却偷偷摸摸的挤了过来,挨着她的身子笑了起来,“小子若啊,你看,我给你和唐岳寒的感情当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催化剂的作用,你现在是修成正果了,那你是不是也应该帮帮我,把你大哥给我弄到手。”

    子若嘴角一抽,她总算明白了,原来红乐所有的挑衅,都只是挑衅而已。

    她伸手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乔阳玫,干笑一声,“可是我已经有大嫂了。”

    “大嫂?乔阳玫那女人又八卦又没用,你要这样的大嫂做什么,随时可以踹了她的。”

    子若缩了缩脖子,虽然她说的是事实,但是,大嫂喷火的眼睛也很恐怖啊。她能不能暂时挖个地洞躲起来?她们的战争不要波及到她啊。

    “若若,我们还是赶紧见家长吧。”唐岳寒微微隔开红乐的身体,搂着子若转了个身,便朝着一脸兴致盎然明显在看热闹并且津津乐道的段凌尧和冷沐卉走去。

    子若呼出一口气,果然还是唐岳寒最知道她的心了,果然还是他最好了。

    那个红乐……原来不是她的情敌,是大嫂的情敌啊,嘿嘿嘿,那接下去,是不是该轮到她来看热闹了?

    “爹地妈咪,我和唐哥哥,已经成为正式的恋人了。所以,就,就……”子若站在两人面前,想到两人昨晚上的那些事情,脸蛋就变得通红了起来。

    冷沐卉挑着眉揶揄道:“唐哥哥?我说若若,他不是唐BT吗?”说完,又看向唐岳寒,笑了起来,“既然是见家长,手上连个礼物都没有,这像话吗?如此不懂事的男人,若若,我怎么放心把你交给他呀,算了算了,这人不合适,你们还是不要再一起吧。”

    子若一愣,抬头看了冷沐卉一眼 ,随即皱眉,再随即,凶神恶煞的瞪着自己的母亲,“妈咪,我倒是忘记了一件事情没提了。这一年的时间以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唐哥哥的下落?你明知道他在哪里的?你们都知道的是不是?居然眼睁睁的看着我伤心难过无动于衷,你们还把我当成家人吗?我对你们太失望了。”

    好嘛,她要刁难是吧,她也正好有笔账要好好的和他们算算呢。

    冷沐卉嘴角一抽,说起这个,她还真是有些心虚的。毕竟若若是她唯一的女儿,这一年的时间里看着她的变化却硬是狠下心不告诉她唐岳寒的下落,她心里确实是有些不安的。如今她提了,她就……无法说了。

    子若的眼神迅速扫过一圈,潼潼见她看过来,十分平静的开了口,“这件事情他们同样瞒着我,我直到昨天才知道的。”

    冷子宸一愣,也跟着表明心志,“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

    “大哥,你,确,定,吗?”子若微微眯起眼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随即看向红乐,十分友善的说道:“红乐,其实我觉得你的主意不错,我或许应该帮你。”

    冷子宸立即惊恐的瞪大眼睛,尤其是接收到乔阳玫凶狠的视线,立即清了清喉咙,对着冷沐卉说道:“妈咪,其实我觉得唐岳寒会是个不错的女婿,我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他的人品我是能保证的,再者说了,他的能力有目共睹,而且和你还是半个同行是不是,沟通起来也完全没有问题,再加上他对若若极好,这世界上再也找不到比他更加合适更加……”

    唐岳寒低着头闷笑的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微垂的双眸对上子若亮亮的眼睛,两人相识一笑,他的若若,真聪明。

    客厅里吵吵嚷嚷的,似乎所有的人都在说话,声音很杂。。

    然而站在门口的那个人,眼里,却只放下了一个人的身影,那个正微微抬着头和别的男人相视而笑的身影。

    杜离秋捏紧了手中的纸袋子,哪里有个小礼物,是他要送给若若的,可惜,现在送她礼物,似乎不太合适。

    一年的训练培养和明争暗斗,他磕磕碰碰了一路走过来,虽然曾经痛苦的恨不得立刻死去,但是他依旧坚持下来了。也因此,明白了许多他曾经不明白的事情,比如,感情。

    可惜,那个让他第一次有心跳感觉的女孩子,却不属于他了,她现在看起来很幸福。

    而他,不应该去打扰这样的幸福。

    顿了顿,他将手中的袋子交给了一直陪着他站在门口的管家,声音低低沉沉的,“帮我转交给她,就说,我很好。”

    …………………………………………………………………………

    全文结束,从明天开始加足马力开始更新新文。虽然背景不一样,但是人物性子和内容还是一样的精彩的,亲们可以去看看哦。

    爹地给钱,妈咪送你这篇文写了将近一年了,四个故事,四个主角,总有大家最喜欢的一个的。我知道大家还想看很多人的故事,潼潼,天天,航航,甚至是杨凤凰他们。但是都要一个个的写过去,实在没那么多的精力了,也没那么多的灵感。但是只要有他们故事的想法了,以后都会以小片段的形式免费放在最新建起的那个群里。(PS:再重申一遍,进群的先在文下面留言,再在重申一遍,此群只加VIP用户,群号在作者公告里)

    PS:厚脸皮的在此拉个月票,所有的月票都不要再投给这篇文了,给层层的新文吧,新文《强欢,狼性总裁驯娇妻》这个月冲新书月票榜,吆喝一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48/3179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