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军史小说 > 恶魔老公有点小 > 章节目录 番外,谁许我一世长乐安宁,无忧无惧(全本完)

章节目录 番外,谁许我一世长乐安宁,无忧无惧(全本完)

推荐阅读: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天价庶女,侧妃也疯狂傲世悍妃,错嫁邪魅王爷珠光宝器

    尉迟恒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商千飒,两个人对视,释然一笑。

    根本就不需要再言语解释,经历这么多风雨和生死,亦明白了什么对自己才是最很重要的。

    尉迟恒在知道尉迟简扣住安安不准还给他们时后,休养一周后再也坐不住的和商千飒一起去尉迟家讨要安安。

    戴安已经死了,尉迟微死了,安安不是自己亲生女儿,可至少欢欢喜欢她,飒飒喜欢她,为了女人和女儿,他愿意慢慢的接受安安的存在,像疼欢欢那样疼她。

    尉迟家已经不复往日的光鲜亮丽,门庭若市,冷清的别墅没有几个人守着,格外的荒凉与凄凉。

    尉迟恒牵着商千飒的手踏进尉迟家,尉迟简杵着拐杖正在喂自己养的鱼。就连佣人通报尉迟恒来了也是仿若未闻的模样。

    “把安安还给我。”

    尉迟恒开门见山,面对尉迟简,心底终究存在着恨意。若不是顾念着这些年的父子情分,他早就让尉迟简命丧九泉。

    尉迟简充耳不闻,视线集中在浴缸上。

    商千飒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尉迟恒拿起一旁的板凳狠狠的砸在浴缸上。霎时,玻璃碎裂水流倾漏,鱼儿们也摔在地上垂死挣扎。

    尉迟简的脸色一沉,阴沉的眸子冷冷的迎上他,没有说话。

    “她还只是一个孩子,你现在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吗?”尉迟恒冷声质问。

    想来也觉得可笑,当初以为安安是自己女儿时,他无法面对安安,甚至看一眼她都无法接受,可现在他不但能接受安安的存在,还希望她平安快乐。

    人生,真是处处充满黑色幽默。

    “她又不是我的孙女,也不是你的女儿,你这么紧张她做什么?”尉迟简嘴角扬起冷笑,“你连尉迟微这个姐姐都不在乎,还在乎一个你厌恶的孩子吗?”

    “尉迟微的死只是一个意外!”商千飒敛眸,声音掷地有声,“她既然做了不该做的事就该想到自己的下场会是怎样的。阿恒从来都没有想过伤害你们父女,即便你用那么极端的方式害死他的母亲,他对你们还是抱着最后一丝的感恩。”

    “安安虽然不是他的女儿,可是现在我们愿意把她当亲生女儿来抚养。她只是一个无辜被牵扯的小生命,上一代的恩怨不应该由她承受!你若还有最后一丝人`性,就放了她!别伤害她,曾经你也真心疼爱过她不是吗?!”

    尉迟简冷哼一声,沉默片刻道:“你说的对,一个孩子我何必为难她!我不阻拦你们带走她,只要你们能活着把她从后花园的狗屋带走……”

    “什么!”尉迟恒眸子一震,在商千飒还没反应过来时脚步如疾风奔向了后花园。

    商千飒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尉迟恒的脸色太难看让她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在尉迟家的后花园偏僻处有一栋木屋,平日养狗用的。潮`湿,黑暗,没有人打理,蛇虫鼠蚁什么都有。

    尉迟简竟然把小小年纪的尉迟安关在木屋里。这要多冷血的人才能做到。

    尉迟恒粗暴的一脚踹开木屋的门,光线透进去,隐约能看见一点画面。空气浑浊,泛着腐坏的气息,铁锈的腥血味扑面而来。

    “安安……安安……”

    紧张的声音叫着,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尉迟恒小心翼翼的很害怕自己不小心可能就会踩到安安,用手机照亮终于在房子的拐角处找到躺在地上不醒人事的安安。

    “安安,安安,我是爹地……醒一醒。”

    当看见安安惨白毫无血色的小`脸,尉迟恒的心倏地一紧,平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残忍的。

    安安还这么小,比不上自己当年的年纪,却经历了这么多的苦难与折磨……

    尉迟恒将她抱出木屋时,安安已经是奄奄一息,命悬一线。

    商千飒看到时连话都说不出来,诧异尉迟简的残忍时也无奈人`性的冰冷。

    尉迟恒经过大厅时,脚步顿了一下,眸光冷冷的射`向尉迟简,“看样子没有对你动手是我的愚蠢。连一个你曾经疼爱过的孩子都不放过,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活着。帮我把尉迟家夷为平地!”最后一句话是对门口站着的手下的命令。

    “尉迟简,你就和你的尉迟家一起消失在江城。”

    声音冰冷的像是从地狱里传来的。

    音落,转身急匆匆的走出别墅。商千飒只是看了一眼身子僵硬,一瞬间跌坐在地上的尉迟简……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若不是尉迟简对安安的残忍,尉迟恒再恨也未必会对他下毒手。

    这一切全是尉迟简自作孽,不可活。

    将尉迟家夷为平地,尉迟家将会成为尉迟简最好的坟墓。

    ************《恶魔老公有点小》************

    安安被送进医院急救,在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抢救后,医生说保住了生命,但因为她长期营养不良,加上这次精神和身体都遭受到严重的伤害,可能会对她的身体和心里都会留下巨大的影响。

    尉迟恒和商千飒对视一眼,眼底写满了无奈与后悔,如果早点去找安安,或许就不是这样了。

    商千飒安慰似得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都尽力了。以后我们会好好照顾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最近发生一连串的事情,身体,心里都是一种打击。商千飒与尉迟恒还好,毕竟是成年人知道该如何承受和消化负面情绪,可欢欢和安安却没办法走出这段阴影。

    欢欢在殷慕玦和心理医生的照顾下,情况一点点的好转,可还是很怕生。以前看见谁都开开心心的,满面笑容,可现在即便是看见尉迟恒和商千飒也会露出陌生,害怕的神色。

    在殷慕玦的面前好一点,最好的还要数乐乐,可能都是孩子的因故,欢欢在妹妹面前没有半点的设防。(这也是之前写的为什么欢欢和乐乐感情好的原因)

    商千飒和尉迟恒商量后决定把安安和欢欢都接回自己的身边好好的照顾。孩子还小,相信只要他们心细照顾,呵护一定会让她们忘记那段不愉快的经历。

    安释笑在。安安因为被尉迟简关在木屋里,一直都没有怎么吃东西而饿出胃病,经常半夜发烧,又胆小,怕生,半夜做噩梦醒来就会一个人抱着被子摸`摸的哭泣。一个星期可能也说不到十句话。

    一开始商千飒根本就离不开两个孩子,白天还好,至少有佣人在照顾,一到晚上她就得寸步不离守着两个孩子。最后索性把房间里的两张单人床换成了一张大床,她睡在中间,一边一个孩子,晚上好照顾她们两个人。

    尉迟恒白天要处理帮派的事,晚上回来商千飒又照顾着孩子,他们两个人说起来也有一两个月没有坐下来好好说过话了。

    欢欢已经慢慢的恢复过来,愿意说话,愿意出去玩,不是一直在房间。还能给沐晚夕打电话,撒娇,也愿意去学校上课了。

    安安却一直很沉默,比以前更安静,安静的时常让人忽视她的存在。

    欢欢若是开心果,是夜晚星空里最闪亮的一颗星星,那安安便是落在泥土里的尘埃,安静而细微,细微的无人注意。

    商千飒已经竭尽所能的对这个孩子,想要让她放下心底的设防,从过去的阴影走出来。显然过去的阴影太大,她的感情世界很封闭,不哭不闹,安静的像是寄人篱下把自己放在最卑微的后面,从不敢逾越半分。

    尉迟恒也会安慰她,未来的日子还长,相信等安安再长大一点,一定能够明白他们的苦心,是真的把她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

    半年后。

    商千飒带着尉迟恒回商家。

    商逸风已经彻底退休,而裴岩毫无疑问的接了商逸风的位置,在看到尉迟恒和商千飒一同出现在商家时,冷清平静的眸子里还是掀起一层涟漪。

    “爸!”商千飒走到他身边蹲下`身子,“这是尉迟恒,欢欢的父亲。”

    虽然两个人默契的生活在一起,可一直没有结婚。。

    “伯父你好。”尉迟恒在商逸风的面前没有平日在手下面前的张狂与邪肆,规规规矩矩的像个晚辈和长辈问好。表面镇定不惊,可掌心已满是冷汗。

    这可是商千飒的父亲,他想要和商千飒一辈子在一起,商逸风对自己的看法可是很重要的。

    商逸风再看这个年轻人,已经以前不同了。整个江城黑道上最有势力的男人,为了自己的女儿为低头,看得出来他对飒飒是真心的。

    “你是江城有名的黑帮老大,我是退休的局长,这样来拜见我似乎不太好。何况阿裴现在还在局里做事。”商逸风不冷不热的态度开口,意思很明显这里不欢迎你。

    商千飒抿唇想说什么,尉迟恒给了她一个眼神示意她不要开口。

    “伯父,我知道以前自己做了很多挺混账的事。而且您是警察,飒飒的兄长如今也是局长,我这个黑道的人出现会给你们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尉迟恒视线环视一圈不急不缓的开口,面对商逸风尽显自己的真诚与诚意。

    “我之前在温哥华注册了一家公司,这半年还在刚进入轨道。江城这边的事我已经慢慢的放手交给别人做,顶多两年,我便能带飒飒和孩子们移民去温哥华定居。我想请伯父也和我们一起过去,那边的环境不错很适合伯父你休养身子。”

    不只是商逸风和裴岩就连商千飒都怔住了,这些事他从未告诉过自己。

    难怪这半年他总是很忙,原来是在为以后筹划……

    他好不容易在江城立足,有着无比尊贵和人人扼腕的身份和地位,却因为自己和家人而放弃了。

    骚包男!!

    “你真的愿意为飒飒放弃现在所拥有的?”商逸风也有点不相信。

    同样是男人,更能明白权利地位的诱`惑是多么的大。

    尉迟恒没有半点迟疑的点头,嘴角流出淡淡的笑容,视线在看向商千飒时有着无法言语的眷恋。

    “我从小生活在黑道中,太明白刀光剑影的日子有多么提心吊胆。随时会有仇家,随时会有意外,现在飒飒和孩子们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如果放下这里的一切,能换回她们一世的安宁,有何不可!”

    “骚包男!”商千飒一下子站起来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心底说不出的感动与感谢,不顾裴岩和商逸风在场,主动的轻吻他的唇`瓣,回头看商逸风,“爸,我愿意跟他去温哥华定居。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商逸风一时间没说话,视线看向裴岩。

    裴岩千年不变的神色不动声色,心却又如针扎。到最后她终究成为别人的,无论是身还是心……自己成为她生命里永远的过客。

    “那你们的婚事?”

    尉迟恒扣住商千飒的手,温和的开口:“这点伯父不用担心,今天我过来也是想要当着你们的面,帮我做一个见证……”

    话音顿了一下,他松开商千飒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绒盒时单膝跪在地上,让三个人都愣住了。

    “今天我就当你的父亲和哥哥面,向你求婚。过去是我不好,做错太多事,没有保护好你,也没有照顾好你,现在我想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可能我做不到百分之百的好,但我一定努力做到百分之九十九对你好,照顾你,保护你一辈子。”

    “商千飒,我爱你,请你嫁给我,好吗!”

    商千飒呆站在他的面前,完全没想到他竟然特意选在裴岩和商逸风的面前向自己求婚。

    若是以前这样的举动一定会让她觉得他这是在挑衅裴岩,可现在她明白,尉迟恒是真心的想要求婚,想得到她亲人的认可!

    尉迟恒硬朗的轮廓线弥散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与气息。专注的眸光此刻只看得见商千飒,举着婚戒,耐性的等待着她的答案。

    这半年他没有提起婚姻的事也没有和她谈多少的感情,不表示他不爱她,而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爱她一直在努力,化解,解决她们之间可能出现的问题。

    为了她,他愿意放下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带她去一个新的环境,有一个新的开始。

    “我脾气不好,很要强……”

    “没关系,我学会软弱,不和你硬碰硬。”尉迟恒淡笑的回答。

    “我不喜欢你身边那些莺莺燕燕……”

    “以后除了你和女儿们,十米范围内我不会再让任何异性生物靠近我!”

    “阿裴不是我的亲`哥哥,可他是我的亲人。”

    “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我保证以后不会乱吃醋,乱猜想,不是你亲口说的话,我都不信。”

    商千飒明亮的眸子缓慢的红了起来,声音有些哽咽,“你真的不介意我的过去吗?”

    那样一个肮脏、不堪,吸毒的商千飒,连自己都无法接受,他真的愿意娶这样一个女人为妻,携手走完一生吗?

    尉迟恒站起来,低眸温柔无比的凝视她,只有心疼,没有嫌弃或轻蔑。

    “飒飒,你的过去我无力改变。但从此刻我许你一世长乐安宁,无忧无惧!”

    “我愿意!”眼角的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女王飒飒不应该流泪的,可今天尉迟恒的所作所为所说的话,无一不再感动她的心,让她无法`像平日那样坚强。“我愿意嫁给你,愿意为你改变自己,不那么要强,尽量多依赖你。”

    爱情需要激情,而婚姻更多时候需要的是包容与信任。

    两个人在一起,更多的不是改变了对方,而是接受了对方,这就是包容,如果光想着改变,那不是生活,那是战争。

    在婚姻里愿意为对方改变一下自己,不是战争,而是深爱。

    尉迟恒笑着将戒指带入她的手指上,低头轻吻她的唇角,“老婆,以后我一定会加倍的疼你!”

    商千飒只笑不语,视线看向商逸风和裴岩,很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同意。

    事到如今,他们还有反对,不祝福她们的理由吗?

    在离开时,商千飒先上了车,尉迟恒和裴岩站在不远处说话,尉迟恒的注意力一直是落在飒飒身上的。

    “今天你所说的每一句话最好都能兑现,若是让我知道你对她不好,让她受委曲,不管她愿意不愿意我都不会再让她留在你身边!”裴岩冰冷的声音,清寒逼人,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很抱歉,这一辈子你都没这个机会!”因为他绝对不会再让他的女王受委曲!!

    裴岩眸子沉了沉,看到商千飒低头抚摸戒指的幸福模样,最终松开紧攥的双手。如果这是飒飒要的幸福,自己唯有放手祝福。

    “为了飒飒放下这里的一切和兄弟,你不会后悔?”至少让裴岩放弃现在的局长位置,他做不到。

    “公司殷慕玦有入股……”尉迟恒意味深长的一笑,“等过两年他把沐姐姐追回来后,我们会一起移民。”

    江城于殷慕玦和沐晚夕也有着难以磨灭的伤痕,想要淡忘伤痕唯有离开,去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

    他能放下现在一切,殷慕玦自然也能放下公司的一切,把重心转移到温哥华。

    裴岩这次是输的心服口服。

    ***************《恶魔老公有点小》****************

    尉迟恒和商千飒没多久扯了证,婚礼一直没有办,她的意思是反正过两年她们一起去温哥华,想到时候和沐晚夕在温哥华一起举行小型的婚礼。

    不需要多少人,只要亲人和朋友在身边,在教堂里宣誓就可以了。

    商千飒的要求,尉迟恒自然不会拒绝。

    几年让人津津乐道的是沐家姐弟的深情虐恋,而几年后江城炙手可热的话题却是黑道老大尉迟恒对娇妻的宠爱,无人能及。

    尉迟恒为了保护她的安全,特意亲自挑选了四个保镖暗地里保护商千飒,除非商千飒有麻烦,否则永远不会出现在商千飒的面前。

    商千飒喜欢吃什么,他都会亲生去学,再做给她吃。任何黑道上血腥肮脏的事,绝对不让她知道一点点,更不会再让异性靠近自己,绝对的为老婆守身如玉!

    商千飒随口说一句六月飞雪应该很好看。翌日,尉迟恒就让人用收集的柳絮为她下了一场专属的“六月飞雪”。

    那好像是去了温哥华的第二年,他们的婚礼早已举行过,温馨而浪漫,让两个女人都终生难忘。

    商千飒在温哥华也不是做全职太太,而是开了一训练班,专门训练娇弱的小女生如何自我保护。偶尔也会有小男生来上课,每次和商千飒说话都满脸的羞怯。

    尉迟恒开车接爱妻下班远远当看见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知死活的勾搭他老婆,漂亮的眸子一挑,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下车,上前揽住商千飒给了她一个火辣辣的法式热吻,余光斜睨小毛孩……

    哪里还有什么小毛孩,早就被吓跑了。

    商千飒明亮的眸子一如当年遇见他时般璀璨夺目,手指摸了摸被啃的红肿的唇`瓣,再看看他骚包的敞篷红色跑车。

    “收敛下你的骚包是会死吗?”

    “尉迟太太....”尉迟恒揽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嘴角的笑浓郁,霸道道:“我要不够`骚包,当年你怎么会看上我!再说现在的小毛孩太多,我不够`骚包怎么能够挡得住你那些烂桃花!”

    商千飒坐上他骚包的车子,“对了,听说程御然的父母终于接受林白的存在,他们前天去拉斯维加斯注册结婚,明天开始环球旅行,会顺道来看我们。”

    尉迟恒坐进车子内,油门踩到底,语气非常不爽,“他们结婚关我什么事!!!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

    “那是我的朋友!骚包男,你是找死吗?”商千飒也不管他在开快车,扯着他的耳朵笑骂道:“不就是和他同居过吗?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何况程御然喜欢男人!殷慕玦都没吃醋,你在吃什么劲!”

    尉迟恒嗤鼻,当着商千飒自然不敢讲,只是小声的嘟囔:殷慕玦不吃醋就见鬼了。

    殷慕玦早就收到消息,知道程御然他们要过来立刻订了去希腊的机票,美名其曰的补蜜月把沐晚夕骗走。

    知道程安臣在英国,再也不愿意让沐晚夕去英国!还天天在家和两个小鬼斗智斗勇的抢沐晚夕。

    当然,尉迟恒也没少跟两个女儿争风吃醋。

    这也算是两个无聊妻奴的生活乐趣吧。

    听闻,林白和程御然后来找了两个外国姐妹做代孕,生下两个混血儿,一男一女长的非常好看。

    听闻,他们离开江城很多年后,有关于他们的传闻还是骆驿不绝……

    听闻,商千飒后来还给欢欢她们生了一个小地弟。

    听闻,十年后殷恪迦直接回到温哥华执意要和尉迟欢结婚……

    听闻,尉迟安喜欢了殷恪迦很多年,却笑着祝福他和妹妹幸福的走进婚姻的殿堂。

    听闻,后来有一个叫瑾少伍的男人对尉迟安死缠烂打,最后却娶了殷慕玦的女儿——殷乐乐。

    听闻……

    无法探究是真是假的传闻,从来没有停止过。只是江城的人再也没有见过关于那几年闹的轰轰烈烈的几个人……

    亦不知晓远在温哥华的他们究竟是否如传闻那般生活的平凡而温馨,幸福。

    关于那个年代,关于那些人的故事,从来都没有结束……

    只是,再也无从得知。

    ——可能会补几个H番外在群里,当作补偿。至于孩子们的故事,也许来年回来写文时会写,也许会是新的人物故事。下半年的重心在工作,无瑕分心写作。还请见谅。感谢一直支持我的读者,西米露,敏敏,嘟嘟,圈儿,蛋糕,小妖,贝贝、朵朵、沫沫,汤颖锋等等……那些我叫得出叫不出名字的,感谢你们。

    【全本完】

    (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47/3175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