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军史小说 > 天价老公求上位! > 章节目录 大结局:你是我的女人(全文终)

章节目录 大结局:你是我的女人(全文终)

推荐阅读: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天价庶女,侧妃也疯狂傲世悍妃,错嫁邪魅王爷珠光宝器

    带着药香的苦味,侵入她的口中,也传到她的心底,原来他是苦的,一直都是苦的。

    这些日子以来,面对一次又一次手术,一天几十片药,他眉头都不皱一下,原来他把这些苦都吞到了腹中。

    这一刻,唐汐颜心中的疼惜泛滥,忘记了推开他,就任由他吻着,甚至不自觉的回应起他来,还主动伸出舌尖去吸吮着他口中的苦涩……

    她对自己说,这样他的苦就会少一点。

    两个月的时间而已,她的心为了这个男人再次沦陷,失守。

    刚才顾欣婷出现的时候,她表面平静,可内心的慌乱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回来进入这个病房时,虽然做了了结的打算,可还是惶恐的,唯恐看到刺激眼球的画面。

    他,终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

    这样的他,已经在她的心底生了根,又岂是削干去枝就能拔除的?

    以前以为他害了父亲,她可以用那样的借口提示自己去恨他,去排斥他,可如今呢?

    那份恨不存在了,所以她的爱就像是被洒了金珠玉露,开始的疯长,但她又没了爱他的资格。

    她有了那样的病,活不了多久了。

    这一刹那,一股生死离别的难过涌了上来,眼泪就那样滚了下来,滚入他们痴缠的吻里……

    林暗夜吻她的动作一滞,然后停下,情动的黑眸定定的看着她,闪过慌乱。

    他吓到她了,还是弄痛他了?

    “你……我……”他嘴唇动了几动,却最终也不知该说什么,最后解释,“顾欣婷是来告别的,她要带着她的儿子去国外了。”

    听到他的解释,唐汐颜转过脸,快速的抹去眼睛,“这与我无关。”

    她的冷漠,让林暗夜没有底,“我和她之间只是做戏,我一直是利用她来刺激你。”

    唐汐颜闭上眼睛,过往的一幕幕像陈年电影在脑海里回放,虽然她一直装作无所谓不在意,可心痛到滴血的滋味,只有她自己知道。

    “现在说这个已经没有意义了,况且我一直都不在意,”她的心冷了下来,她对自己说不能心软,要走就要走的绝决一点,不要让对方留一点念想。

    她的话如一根毒针,扎入林暗夜的胸口,咬牙,“你怎么就那么狠心?”

    她冷笑,已经退去泪意的眸子抬起看着他,“你又何尝不狠心?别忘记了你亲口说过的,我就是被撕成碎片,你也不会眨下眼睛……过去的九年,你是怎么折磨我的,难道你忘记了吗?”

    听到他的质问,林暗夜的脸如死灰,“我说那些话是故意给高展明听的,那样他以为我不在乎你,你的危险就会少一些……至于过去的种种,我只是想逼你承认对我的爱。”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透着痛楚,无奈……

    他的用心良苦,她从来不知。

    “颜颜,你有眼睛,你有心,有脑子,你会想不到这些吗?”他眼里的情动,现在已经变成了满满的痛,满的像随时要溢出来。

    “过去的九年,你不知道你只要给我一个微笑,我都会兴奋的血液沸腾……如果我不爱你,我早就放你走了,不会等了九年,”他的每一个字都像利刃割着唐汐颜的心,她一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相互折磨,他也不肯放开自己。

    原来,他是爱她,才舍不得她。

    其实,她又不是木头,她也有感觉的。

    虽然过去的九年他们一直闹,一直冷战,可是他给予她的物质生活都是最好的,他会在她的生日那一天,让身边的人给她送祝福,他会在父亲的忌日那天为他准备好一切,她一直以为他做这些,是心虚是想弥补,现在她才明白,那都不是的。

    只是,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的心伤了,就像是一个玻璃球碎了,”她垂眸,不敢让他看到她眼中的柔软。

    她的意思他懂,可是他不甘心!

    “我不许,唐汐颜你休想再从我身边逃开,我能绑你九年,我就能绑你一辈子,”他低吼。

    “你不觉得那样太累了吗?”她反问。

    “我不管!”他霸道起来。

    “可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还有什么理由绑着我,囚禁吗?”她的反应,她的一句离婚,让他黑眸中的光一下子黯淡,熄灭,只剩下死灰一片。

    空气陷入凝滞之中,两人就那样近,却又那样的对视着,所谓咫尺天涯就是他们这样。

    “爸爸,妈妈……”

    就在这时,一道稚嫩的声音打破了僵滞,希希跑了进来,现在的她是幸福的,幸福的眉眼都带笑。

    唐汐颜曾经后悔这样照顾林暗夜,可是每当看到女儿开心的样子,她又觉得是值得的。

    她要给女儿一段幸福的记忆,不是吗?

    可是,她没想到和林暗夜的相处,会让她的情感之潮汹涌,她以为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却不知道死灰复燃的爱更火热。

    看到希希,唐汐颜连忙去推林暗夜,可希希还是笑了,“妈妈你不用害羞,爸爸和妈妈亲亲是很正常的。”

    希希的话让唐汐颜的脸更红了,“小孩子胡说什么,哪学的乱七八糟。”

    被妈妈训了,希希噘起嘴,拉住林暗夜的手,“爸爸,妈妈好凶。”

    林暗夜抚下女儿的头,“你怎么来了?”

    “今天是周末,你忘记了吗?”因为林暗夜生病了,唐汐颜要照顾他,所以希希上了全托幼儿园。

    “爸爸病糊涂了,”林暗夜和女儿坐到沙发上。

    “爸爸,你和妈妈能回家住两天吗,就两天?”希希眨着大眼睛,充满渴望的问。

    希希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回过家了,除了上幼儿园,就是来医院,可是这周她跟着老师学了做菜,想回家表现一下。

    “这个……”林暗夜抬眸看了眼唐汐颜,她正在收拾他的床铺,“我要问下医生。”

    “好,我陪你一起去,”希希拽着林暗夜就向外走。

    几分钟后,希希就跑了回来,边跑边兴奋的叫嚷,“妈妈我们可以回家了,快收拾一下爸爸的药,我们现在就走。”

    唐汐颜一愣,回头对上林暗夜的眸子,他解释,“医生说我可以回家休息两天。”

    “妈妈,我回家给你和爸爸做好吃的,是幼儿园的阿姨教我的,特别的好吃,”希希的眼里都是期待。

    面对希希的眼神,唐汐颜不知如何拒绝,最后跟着他们父女又回到了曾经的家。

    很意外,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就像她走时一样。

    看她站在门口不动,林暗夜打开鞋柜,将她的拖鞋拿出来,“换上吧。”

    就连她的拖鞋也是从前那双,一切都像是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唐汐颜面对这一切,说不出心中的滋味。

    “你走了以后,顾欣婷也搬走了,而且所有她的物品都清理干净了,”他对她解释。

    听到顾欣婷,唐汐颜心中一刺,“那又怎样,你能把她在这里的记忆也抹去吗?”

    林暗夜被她堵噎的一时说不出话来,好一会,他才声音低软道,“颜颜,能别这样说话吗?”

    “妈妈,你过来教我一下,怎么用微波炉好吗?”戴着围裙的希希跑出来。

    听到女儿叫自己,唐汐颜换了鞋去了厨房,看着她的背影,林暗夜黑眸变深。

    希希做了一道八宝饭,唐汐颜又做了几道菜,煲了一锅汤,丰富的晚餐就上了桌。

    “希希,给爸爸倒杯酒,可以吗?”此情此景,一直是林暗夜渴望的,如今终于实现了,他情动的想喝上一杯。

    “不行!”

    他话音一落,就听到阻止的声音,他抬眸看向唐汐颜,“就一杯。”

    “一杯也不行,你现在还在吃药,而且大夫说坚决不许喝酒,”唐汐颜说着把酒瓶直接没收,放到了酒柜里。

    “喂,我……”林暗夜还想再争取一下,却被希希按住了手,然后她很小声的说道,“她是拗的,不许的事,你别想改变。”

    林暗夜深有同感的点头,“可我真的想喝。”

    “那喝水吧,”希希给他倒了一杯水。

    还能怎么样,那个女人如此霸道,他又不能反抗,想不到他林暗夜也有这样一天,却是感觉也不错。

    唐汐颜见他乖乖喝水,也没有说什么,一顿饭吃的温馨而温暖,希希的话最多,引得他们不时要接话。

    大概是太久没有这样的氛围,希希一直闹着不睡,最后到了夜里十一点,唐汐颜下了强行睡觉的命令,希希不得不爬上床。

    哄睡了希希,唐汐颜想回客房,却听到林暗夜房间里传来杯子打碎的声音,她慌张跑了进去,只见他正对着碎了的杯子发呆。

    “要喝水吗,我来……”她重新拿了杯子给他接水,然后收拾地上的碎玻璃。

    “我现在很没用是不是?”看着她忙碌,他低喃。

    回头,看到他落寞的眼神,唐汐颜说不出什么滋味,现在他全身的肌肤都在恢复期,肯定做什么事不能像从前那么利索。

    “别这么说自己,”她收拾好一切过来,给他取了药,他的药都是有时间的,半夜还要再吃一次。

    林暗夜吃了药,而这时她起身,看着她要走,他不知怎么的就特别慌,在医院的时候,他们睡在一个房间里,她睡陪护床,他会觉得很安心,因为一侧脸就能看到她。

    现在她要睡另一个房间,他忽的害怕,害怕那种一睁眼看不到她的感觉。

    “能不能再陪我坐会?”他不敢说让她留下,因为他怕会吓到她。

    唐汐颜站在那里,神色也明显不如平静,林暗夜赶紧解释,“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陪我说会话。”

    这毕竟是他们曾经一起生活过的房子,不比医院里,单独相处真的让人神经崩紧,可是他这样说了,她又不好拒绝,她坐了下来,却不知说什么。

    最后,还是林暗夜先开了头,说起他怎么做上黑老大的位置,而她是第一次听他说起,他说十六岁时被人砍断过三根肋骨,说十八岁断过腿……

    他说的每一件都血腥的让人心惊肉跳,她只知道他身上有很多疤,却不知每道疤都是一个故事。

    现在她突的不敢想,那些受伤的日子,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就那样不停的说,她就那样静静的听,可她终究是累了,最后竟趴在床边睡去。

    那一刻,他停下来,静静的看着她。

    她的头发还是那黑,那么的柔,让人不忍去触摸,黑发偏到一边,露出一小段雪白的玉颈,圆润的耳珠,让林暗夜想起含在嘴里的感觉,刹那,下腹涌起一股不受控制的悸动……

    太久没有碰她了,现在只是一看,就血脉喷张,还以为一场大火烧坏了他的那个功能,现在看着被子都被顶起一块,他自嘲的笑了。

    唐汐颜醒来的时候,她是窝在他的怀里,手臂还缠在他的腰上,她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但看得出来,这姿势绝对是她主动自愿的。

    怎么会这样?

    她心慌跳,脸红的像要滴血……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逃离,可是刚一动,就感觉腰上一紧,他的大手也搁在她的腰间,他们就像相互缠着的藤蔓。

    她不敢乱动,只听得到他咚咚的心跳,还有耳边他越来越粗重的呼吸……

    他醒了!

    该怎么办?

    该说什么?

    就在唐汐颜不知所措之际,忽的听到他低叫了声,“颜颜……”

    轻柔的声音那么不真实,如同一根羽毛轻轻撩着她的心,她被撩的四肢百骇都热了起来。

    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

    她不敢往下想,就挣扎着从他怀里挣开,可是他并不放,她只得出声,“林暗夜你放手……放手……放……”

    后面的一个字还没说完,就唇上一热,他再次吻住了她……

    滚烫的唇紧紧含着她的,强有力的舌尖围着她的唇打转,然后启着她的唇就要探进去——

    她骤然清醒,用力推他,可是她的挣扎却磨蹭的他更加**膨胀,昨天晚上因为那样看了她一眼,他就被折磨的半夜没睡,现在她温软在怀,况且清晨的男人都是冲动的……

    他不想再克制,他想要她,想的发疯!

    翻身,将她压住,他热烫的怀抱紧箍着她,他的头再次压下来,只是这次并没有吻她的唇,而是落在她细白的脖颈上,细细的啃咬,气息急促,偶尔有模糊的声音轻唤她的名字,“颜颜……”

    唐汐颜动弹不得,再加上他的吻,她就像是被施了柔软术似的,根本动弹不得。

    她的睡衣不知何时全部散开,柔嫩的粉色花蕾娇懒的绽放在他的眼底,那么的美,美的让他想要采摘。

    他的唇落在上面,将她的花蕾含入口中,又吸又吮,又麻又痛的感觉让她身体不由的蜷缩,而他在她的动情里,再也按捺不住,将自己早已昂扬的火热对准了她柔软湿润的入口……

    唐汐颜只感觉被猛的一刺,他冲了进去——

    半年多没有这样的事了,还有些干痛,她闷哼一声,而他亦是不好过,她好紧,紧的几乎要将他箍断。

    “颜颜,轻点,”他诱导。

    听着这样的话,她害羞的把脸埋入他的怀里,任由他为所欲为。

    他那么用力的冲撞着,每一下都几乎撞到她的灵魂深处,她一直都咬唇隐忍,但终还有控制不住的时候,也会轻吟出声……

    那样的声音让臊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偏偏他还鼓励她,“颜颜,叫出来,我喜欢听你的声音。”

    以前他们在一起,每次都是他强迫,而她就像个死尸一样,让他恼怒,可今天不同,他们之间不再有恨,所以这样的爱是和谐的,美好的。

    林暗夜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想停,不想累着她,可是根本停不下来,反复几次,她又累的睡去。

    再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她不知道希希去哪了,林暗夜也不在床上,可是一室的旖旎气息,还有身体的酸痛,提醒她那欢爱是真的。

    她和他竟变成了这样,一切像是顺其自然,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唐汐颜其实不是后悔,在他碰她的时候,她也是自愿的,对于她来说,这或许是这辈子他们最后的一次亲密了,她想给自己留点美好的回忆。

    起身,听到楼下有笑声传来,走到窗口,看到是林暗夜和女儿草坪上在踢球,他们是那么的欢愉,欢愉的让她想流泪。

    如果她没有病,那么她会给自己一个机会,让她也加入这样的幸福中,可惜上帝似乎并不怜爱她,让她得了这样的病。

    她想的出神,连林暗夜什么时候进来都不知道,直到他自背后拥住她,虽然昨夜他们已经亲密过了,可这样被他抱着,她还有些不适应。

    “别……”她推他,可他并没有放手,唐汐颜红着脸,“希希会看到。”

    “她喜欢爸爸妈妈这样在一起,”林暗夜不放手的拥着她。

    她不再抗拒,任由他抱着,却听到他说,“我还以为你会睡到晚上。”

    她脸红,不接话。

    “颜颜,我爱你,”他突的出声,这是他们在一起,她第一次听到这话。

    震惊,意外,还有惊喜,但最后都化成绵密的痛……

    “颜颜,再给我个机会,好吗?”

    “……”她不知该说什么,大脑一片混乱。

    “爸爸妈妈吃饭喽!”女儿的及时出现,又化解了尴尬,她匆匆而逃。

    身后,林暗夜看着她逃走的背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如果不是给她收拾衣服,他永远不知道她还瞒着他这样大的一件事。

    她究竟想干什么?

    吃过晚饭,林暗夜和希希一起玩,唐汐颜去了卫生间,她拨了个号码,“亓正帮我个忙……给我订一张去西臧的机票,越快越好。”

    那一晚,林暗夜又缠着她做了两次,他的精力她一直知道,没想到他现在病着,还那么有精力。

    半夜,她起来再次去了卫生间,打开手机收到亓正的短讯——

    明早六点的飞机,我会在五点半在门口接你。

    删掉短讯,唐汐颜看了看时间,是夜里两点,离五点半还有三个多小时,这是她和他最后相处的时光了。

    从卫生间出来,她脱衣再次钻进被子里,大概是她的身体有些凉,他睁开眼,“怎么不睡?”

    她心虚,把脸埋入他的胸口,“没有,去了趟卫生间。”

    他眸光一闪,拥紧她,“睡吧。”

    “嗯,”她佯装睡熟闭上眼。

    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她重新睁开眼,就那样看着他,一直的看着,想以眼为笔,将他的样子完全刻进脑海里,记忆里,永远的记着。

    清晨五点。

    天已经露出微弱的亮光,那亮光从窗帘透进来,落在沉睡男人英俊的脸上。

    唐汐颜已经穿好了衣服,轻轻的伏在床边,看着睡着的男人,掏出手机调到了摄影模式,小心翼翼的将镜头对着他。

    她怕自己的记忆会老化,怕会忘记他的样子,所以只有用这样的方式将他永远的记住。

    房内很静,他均匀安静的呼吸,都能录下来,真好!

    他睡着的样子很乖也很看,浓粗的眉毛让人很想摸一摸,鼻梁高蜓,嘴唇薄厚适中,看着看着竟有让人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他脸上的皮肤已经做完了手术,不过还在恢复中,颜色还深浅不一,不过不影响他的俊美。

    他真的不论是怎么样,都很好看的男人。

    很幸运,这样好的男人,她曾经拥有过。

    不过,想到将来还有别的女人能像她这样近距离的,肆无忌惮的打量他,她竟有些不是滋味。

    女人,终究是小气的,尤其是面对心爱的男人。

    录像一直在持续,直到他的身子一动,她才吓的按了停止,将手机藏到身后。

    她以为他醒了,吓的连呼吸都停了,直到半晌也没见他有动静,她才松口气,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她缓缓的站起身,边往门口走边回头看他。

    所谓一步三回头的不舍,说的就是她,可是不舍又能怎样?

    门合上。

    眼泪从眼角滑落……

    唐汐颜又去了希希房间,亲了又亲女儿,又给女儿也录了会影,直到手机传来亓正的短讯声,他说已经等在门口,她才不得不离开。

    坐上亓正的车,他看着她红红的眼眶,“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她摇头,“走吧!”

    亓正没有说什么,把机票递过来,她接过捏在掌心。

    车子启动的刹那,她又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别墅,在心底轻轻说了声再见!

    她没有让亓正送自己登机,她不想太伤感。

    亓正说有困难给他打电话,不要忘记他们是朋友。

    她点了点头,大步的迈向登机口。

    坐上飞机,唐汐颜闭上眼,她在等着飞机起飞,将自己带离。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空姐的声音响起——

    “各位旅客,开往西臧的Z****次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各位旅客关上手机或调到飞行模式,系好安全带……”

    随着身体失重感增加,唐汐颜知道自己离开了地面,也离开了这个给了她爱,给了她痛的地方。

    飞机升到最高点,天已经完全亮了,四周的白云像棉花一朵朵的在身边飘过,美的让人想去采摘一朵,她看了会,可终究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

    她的手机调到了飞行模式,所以并不影响她看录影,明明早上才录下的,可现在看着却有一种时空交错千万年的隔世感,眼泪落了下来,起初一滴一滴,到最后忍不住抽泣成声…….

    身边有纸巾递过来,她没看是谁,接过去擦眼泪,可是越擦越难过,最后用纸巾捂住嘴,痛哭……

    “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要离开?”有声音响起,她并没有在意,完全沉在自己悲痛的世界里。

    直到片刻,她才觉得不对,抬脸,一双泪眼看向身边的人,怔住——

    “怎么是你?”她完全没想到林暗夜会坐在自己身边。

    听到她这话,他陡然伸出手,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咬牙,“唐汐颜你真的很欠揍!”

    “是亓正告诉你的?”只有他知道自己的行踪。

    他从口袋里掏出她的诊断书来,“你就是因为这个才离开我的是吗?”

    她的脸再次苍白,他怎么有这个?

    她连忙去翻自己的口袋,就听到他说,“不用找了,这张就是。”

    “你……”

    “唐汐颜我告诉你,你休想逃,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把你抓回来!”

    “可是我……”

    “你以为你会死,是吗?那么我今天也告诉你,你就算是去了天堂或是下了阴曹地府,我也一样照样跟着你……

    “……”

    “唐汐颜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是!”

    ——全文终

    --------------------------------------------------------------

    故事写到这里,全部完结了,万万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2013年万万有收获,也有失去,有欢笑也有眼泪,不过好在有大家支持我,让我都挺了过来。

    2014年已经开始,万万还会继续写文,希望大家也能继续支持万万,新文的题材已经确定,是关于一个隐婚的总裁文,会在阴历新年之后开更,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万万是个单身母亲了,要照顾两个宝宝,所以你们的支持,是万万生活下去的支撑!

    2014,希望大家能对万万不离不弃,万万也会写更好的文来回报大家。

    最后,关于唐汐颜的故事,或许大家仍觉得意犹未尽或是遗憾,但人生就是如此,不可能事事尽如人意,当然如果大家想给她们一个完美的结局,在新的文里,万万也会满足大家的心愿。

    (注:最后的这段话是7000字之外的,不额外收费!)

    (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46/3171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