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灵异小说 > 庶女掀桌,王爷太猖狂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圆满与不圆满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圆满与不圆满

推荐阅读: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天价庶女,侧妃也疯狂傲世悍妃,错嫁邪魅王爷珠光宝器

    第一次走进皇宫,叶倾寒的心里居然很平静,这一点连她自己都很惊讶,第一次见到未来婆婆,居然还是曾经母仪天下最尊贵的女人,按理说她应该紧张的,相当紧张的。

    但是事实是,她居然一点都不紧张。

    “你紧张吗?”

    “不紧张?”

    秦陌渊有些惊讶,十分好奇的问道:“为什么?”

    “事实上我自己也很惊讶,我即将见到的是这个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可是我居然一点也不紧张,我想只有一个原因能解释为什么。”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我对别人无所求。'

    “……”秦陌渊默,好个别无所求!“你真是会打击人,简直令人发指。”

    叶倾寒疑惑,挑眉看着身边的男人,“为什么这么说?”

    “你对我一点都无所求,一点都不渴望跟我生活在一起,我难道应该高兴吗?”秦陌渊气急,这叫什么事儿,难道这一切到现在都是自己一头热?他明明记得叶倾寒对自己比以前可是好多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叶倾寒笑,“那是因为我知道,即便是你的家人不喜欢我,可是你也不会放弃我不是吗?既然是这样我为什么要害怕,我的将来是要跟你过一辈子,不是你跟母后过一辈子。反正将来我们自己一所宅院过日子,不通用天天立规矩,有什么需要担心的吗?”

    秦陌渊顿时眉笑颜开,“对,请保持这个心态,你要记住你不比任何人差。”

    叶倾寒也笑,她是不紧张,特是对别人无所求,可是并不是什么都不在乎。她记得她母亲说的一句话,深深地印在心里:你要记住你唯一能表现你尊严的方式,就是不要卑微的乞求别人。

    是的,她不需要对任何人卑微。或许她的家世并可客观,或许她没有别人眼中认为的良好的教养,或许她不是这些贵人眼中的珍珠只是鱼目。但是,她依旧是叶倾寒,独一无二的叶倾寒,她不需要为了任何人去改变自己。

    “为什么你不紧张我反而会紧张了?”秦陌渊总觉得有点不安稳的感觉,好像他的人生会出现相当大的变数。

    “……也许你是想告诉我,你的母后比你告诉我的还要难缠。”叶倾寒觉得这个可能性非常的大,秦陌渊很有可能做出为了不让自己对太后有太多的误解,一定会很努力的美化太后的形象。

    秦陌渊默,真的被猜对了,事实上他母后被他强迫着一定要同意这门婚事,已经有些脾气暴躁了,幸好有他大哥灭火。

    秦陌渊为了安稳,还是对着叶倾寒说道:“万一我母后有什么失言的,你就假装听不到。”

    “我的耳朵是摆设吗?”

    “……不是说了假装?”秦陌渊几乎要抽风了,老娘跟未来媳妇哪一个也不好搞定,真是忧桑。

    “我的人生没有假装,喜欢或者不喜欢,喜欢有喜欢的相处之道,不喜欢又不喜欢的相处之道,大家不用勉强自己。”叶倾寒淡淡的说道,大不了就是被赶出来,实在是不行就把秦陌渊拐到她家去,这个想法比较靠谱,可以一试。

    秦陌渊真想要撞墙了。

    宫里的景色美轮美奂,即便是已经深冬,居然还有从未见过的奇花异卉争相开放。叶倾寒觉得没有白走一遭,至少见到了很多以前没见到过的东西。一路上不少的宫人不停的张望,因为叶倾寒今儿个穿的就是一身普通民家女的衣衫,秦陌渊虽然给叶倾寒准备了华丽精美的袄裙,但是叶倾寒拒绝了。

    人要有傲骨,不是一句空话。

    她家穷,但是穿着一身华丽的衣裳来见太后,这不是明晃晃的告诉人家,她穿的是人家儿子的?

    她丢不起这人。

    寿康宫的宫人远远看到两人走来,便有一个人急忙进去禀报,秦陌渊跟叶倾寒在门口候着,门前一溜的宫女太监都垂着头不说话,站的笔直笔直。

    叶倾寒挺直腰立在那里,精致的眉眼带着凛然之色,竟然令人不敢直视,这些见惯风浪的宫人心里暗呼,好强的气势。若不是提前知道,实在很难想象这样的气势居然是一个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

    叶倾寒身上的气势,完完全全就是从平日里跟带人作斗争被迫训练出来的,很多东西不是自己喜欢的,但是你又不得不去接受,这就是人生。每一个人的人生,都有自己不想要但是不得不要的一面。

    很快就有宫人快不走了出来,在两人面前立住脚,行礼道:“王爷,太后跟皇上请您进去。”

    秦陌渊点点头,以前他来这寿康宫根本不需要通报,今儿个却要通报,这分明就是他母亲想要给叶倾寒一个下马威啊。秦陌渊这会儿真的有些担心了,生怕他母亲真的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儿。

    带着叶倾寒往里走,叶倾寒一直是垂眸敛眉,一步步地走得很稳,没有寻常女儿家的娇弱莲步,一如既往的干练爽朗的大步,看的周围的人十分惊愕。

    便是太后高高的坐在凤座上,远远的看到叶倾寒龙行虎步的走进来,都有些不适应,很是愣了一愣,知道叶倾寒跟秦陌渊跪地行礼的声音传来,这才微微的回了神,心里愈发不喜,这样粗俗的女子怎么能做她的儿媳妇?

    “平身。”太后的声音冷淡高贵,在这宽阔的大殿里来回飘荡。

    叶倾寒随着秦陌渊站起身来,默默地站在一边,打定主意太后不问话她就不开口,这样就努力保持不会出大错。

    太后等了好半响也不见叶倾寒有什么动作,变更不开心了。这个时候叶倾寒不是应该努力的讨自己欢心吗?怎么一动不动的。

    秦陌渊一看不好,忙上前一步先给自家皇帝哥哥抛个眼色,又对着老娘笑着拍马屁,“多日未见,母后越发的年轻漂亮了。”

    “你也知道多日未见,哼。”

    陌自都事。哟,拍马蹄子上了。

    “瞧您说的,我不是有正事忙吗?皇帝哥哥给我分派了正事做呢,不信你问皇兄。”秦陌渊一本正经的说道,毫不内疚把皇帝陛下给拖下了水。

    正宪帝眼角一抽,狠狠地咬牙,但是还是给了自己弟弟面子,笑着说道:“母后,你也知道将近年关,朕很多事情都是忙不过来,陌渊为我分忧乃是分内之事,哪里整日的放任他胡闹,自然是要给她些正事的。”

    太后的脸色缓和了些,眼神又落在了叶倾寒的身上。要论长相,叶倾寒 的容貌太后瞧着还能入眼,但是……

    “你就是叶倾寒?”太后为了儿子还是主动开了尊口。

    “回应太后的话,民女正是。”叶倾寒回道,声音响亮,余音回响。

    太后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太失望了,一个女孩家哪里能说句话嗓门这么高的。

    “母后,倾寒他们乡下邻里之间说话都是这样喊来喊去的,因为要在田里劳作,声音小了别人听不到,习惯习惯。”秦陌渊忙着救火,看着老娘皱眉心里就十分的忐忑。

    太后虽然还是不高兴,瞧着儿子那没出息的模样,只得压下火气,又问道:“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有一个老娘,还有三个哥哥。”

    “听说你有个哥哥去了边关,另外两个哥哥都在读书?”

    “是,我大哥志在荡平关外夷狄,所以当初一招兵就参军去了。我大哥远出,二哥三哥便只好留在家里读书。俗话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自然是要好好读书的方能出人头地。”叶倾寒一板一眼的说道,按照世人对人的评价,极尽的往高大全去描述。

    皇帝倒是有了几分兴趣,开口问道:“你大哥叫什么名字?”最近边关战报频频,倒是可以关注下。

    “皇上的话,我大哥名唤叶青城。”

    “叶青城?”正宪帝有些惊讶,摸着下巴的手微微一顿。难道是天意?昨天刚接获的一封信的战报,便是有名叫做叶青城的青年将领,以两千人马埋伏了对方一万余人,以少胜多打了一场大胜仗,那新来的战报就是为叶青城请功的,是个会打仗的。难怪扬言荡平关外夷狄,是有两把刷子。

    正宪帝正要把这个这个情况跟太后说说,也算是给叶倾寒脸上增辉,算是给他弟弟的婚事搭把手。

    这知道这个时候却听自己母亲说道:“荡平关外夷狄?好大的口气,年轻人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好。”

    正宪帝要出口的话顿时噎了回去,这个时候要是再说出来,这不是打自己亲娘的脸么?

    “回太后的话,老话说好剑锋从磨砺出,先立志,再做人,有个目标也是好的。”叶倾寒很不喜欢别人贬低自己的哥哥,即便这个人使用太后。她哥哥正为秦家的天下卖命,却得来这样几句话,如何不心寒。

    秦陌渊暗道要遭,这丫头说话太冲了。忙笑着对着太后说道:“母后,倾寒的意思是她哥哥少有志向,又勤奋刻苦,定会有自己的一番成就的。”

    太后瞪了儿子一眼,很不满意儿子胳膊肘往外拐。

    秦陌渊摸摸下巴,他这不是没有办法,总不能看着两人掐起来不是。

    “你两个哥哥在哪个书院读书?”太后看着叶倾寒问道,故意问在哪个书院读书,因为书院的费用都很高,贫民之子哪里能负担得起。

    叶倾寒胸口起伏,但是还是尽力的压抑怒气,开口说道:“回太后的话,我家贫寒,实在是无法负担两位哥哥书院费用,只是在邻村的夫子那里读书。不过海空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书院出来的不一定个个是状元,小私塾出来的也未必不能大鹏展翅恨天低。”

    太后又堵心了。

    正宪帝觉得自己弟弟这个眼光太好了,她这样不太靠谱的性子,就应该有这么个人管着才好。良配,良配。

    秦陌渊觉得世界末日都要来了,愁死他了。

    “那你会些什么?”太后不死心又问道,总能找到机会出口气。这女娃出身乡野,想来没什么才能。

    “回太后的话,民女不才,在我们村子里也算是小有名气。上山能捉虎,下水能摸鱼,上马背弯弓射箭百步穿杨,下马背水中插秧不饿肚肠。坚决响应皇上的号召,全民皆兵,扬我大齐威风,纵然我生为女子,也不敢略输巾帼之风。”叶倾寒的声音掷地有声,表情果毅坚决,言行举止间凛凛然带着一股子锋锐之气。

    正宪帝仰头望着承尘上精美绝伦的彩画,心想难怪叶青城如此英勇善战,瞧人家妹子这战斗力简直就是彪悍。

    太后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这个叶倾寒就是故意来给她堵心的。字字句句不离皇帝,这不是让她连个发作的机会都没有,要是发作了,连自己的儿子也搭进去了。女儿家的才艺不应该是琴棋书画吗?什么时候成了弯弓射箭,利剑长枪了。她是娶儿媳妇,又不是娶个母夜叉。

    秦陌渊已经没有话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了,他未来的媳妇太勇猛了,泪奔啊。

    在秦陌渊跟正宪帝的全力补救下,太后的脸色稍微好了点,便留了叶倾寒午膳,然后……然后太后就后悔这个决定了。

    谁家女儿用膳不是小口喝汤,小口吃饭,夹个菜也是秀秀气气,身姿美丽。

    可是叶倾寒吃饭,那就是一个风卷残云般的爽利,大口吃饭,大口喝汤,一盏茶的时间就吃完了。举止粗鲁的理由还很正当,“咱们乡下的娃农活多,事情多,吃饭的时间能少就少,习惯了,一时半会改不过来。”

    打发走了叶倾寒,太后抓着正宪帝的袖子说道:“你说说这样言行粗鲁,说话生硬的人,怎堪良配?而且还是个武功高强的,你弟弟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受欺压,哀家绝不同意。”

    “母后,您忘记了,陌渊的功夫也是极厉害的,就是这小子太懒,不愿意施展。”正宪帝笑着说道。

    “那也不行,一个女孩家家的整日的舞枪弄棒算个什么事儿?我皇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你瞧瞧,她的做派,那里有一点点女子的模样,简直就是个女汉子。”太后真心头疼了,本来还有点奢望,希望不是太差,现在是完全失望透顶了。

    “母后,这爱情不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吗?你看看陌渊整日的不着调,也该有个厉害的管着,你要是给他找个太柔弱的,顶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您劳心劳力。”

    “那哀家宁愿自己劳心劳力,也绝对不允许一个悍妇进门。”太后十分坚决。

    正宪帝轻叹一声,就把从秦陌渊那里听来的,关于叶倾寒爹娘的故事复述了一遍,最后感叹道:“母后,你说这样的女子能担得起全家的重担,还能供养两位哥哥读书,奉养老母,一个弱女子撑起一个家,这样的能干不是比那些所谓的闺秀强多了。娶妻娶贤这是您的话,朕看着这叶姑娘就不错,听说叶姑娘的性子之所以是这样,也是为了撑起门庭,不得不强硬些,也怪可怜的,一个女孩能做到这样多不容易啊。看着她我到是想起了母后,我年岁尚小的时候,母亲为了护着我们兄弟,也是吃尽了苦头。以己度人,我倒觉得这个叶姑娘是个性情中人。”

    听着儿子说起陈年旧事,太后的神情就是一暗,是啊,当初那段日子是挺艰难的。

    “可是,总觉得委屈了陌渊。”

    “是他自己求来的,就得自己受着。我瞧着说不准陌渊还能收了心呢,不是说有了家庭便能有了责任感吗?陌渊的妻子要是太弱,根本管不住他,也未必就是好事。”

    “哼,太厉害就怕家宅不宁,容不得人。”太后皱眉,一时也有些难以决断。

    正宪帝又道:“昨天儿子接到一份战报,一少年将领,以两千人马设伏灭了敌军一万,堪称奇才。”

    “哦?有这等事,的确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只要边关能安宁下来,哀家啊也不用日日揪心了。”太后拍着胸口说道。

    “母后,你可知道这人是谁?”

    “哀家哪里能知道这些朝政……”说到这里太后的声音一顿,抬头看向儿子,迟疑地问道:“你的意思是?”

    “母后猜得没错,这位心立下大功的正是一个叫做叶青城的小将。”

    太后默然,进而有些恼怒,“你这是为了安抚将领,便要牺牲你弟弟的婚姻大事?”

    “母后您说哪去了,儿子的意思是,能教养出这样儿子的母亲,是一位可敬的母亲,她的女儿又能差到哪里去?母后今年这个叶姑娘浑身都透着爽朗利落,果敢坚毅的神情。而且面对您,面对朕,丝毫没有折腰,傲气不改,真风骨也。”正宪帝长叹,他的臣民能有这样的风度,也是君主的福气。

    太后沉默半响,长叹一口气说道:“娶媳妇只是为了贴心,又不是选女英雄……只怕性子太傲有的折腾呢。”。

    这事,果然被太后一语成真。

    太后疼儿子,想着着未来的媳妇太彪悍,得给儿子选两个温柔小意的女子做妾室,这样才能互补不足。于是就在后宫女官里选了两名才貌出色的准备赐给儿子做侧妃,而且婆媳不对眼,便想着压制,太后居然在叶倾寒未进门之前,就想把人送过去。

    自从那日的会面过后,正宪帝又让秦陌渊带着叶倾寒进宫多走动,跟太后联络感情,而且两人的婚约也算是在默许下成立了。

    就只等着过了年,放了聘。风风光光的把人娶回家。

    瞧着一切顺风顺水,秦陌渊心里笑开了花,整日掰着手指头倒数。

    不料这一日,忽然听到自己母后的打算,一张脸彻底白了。唉呀妈呀,闯大祸了。她原先寻思着等着把人娶进门,再跟母后慢慢的说自己不纳妾的事儿,到时生米煮成熟饭,你着急也没办法了不是。

    谁知道她老娘居然这么神来一笔,秦陌渊顾不上别的,骑马就进宫了。

    这边秦陌渊前脚刚走,叶倾寒后脚提着一杆长枪就进了门,秦陌渊可是当着她哥哥的面许过诺的,这辈子不纳妾的,好家伙,她还没进门呢侧妃先进门了,真把她当软柿子捏了。

    皇宫她不能随意进去,也不赶紧去胡闹,但是这个廉王府,是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秦陌渊在老娘那里挨了一顿炮轰,又跪了一下午的青砖,结果一回到家,就看到满地苍夷,鸡飞狗跳,一整府的奴才抱头乱窜。

    都说女人发起飙来相当的可怕,秦陌渊算是见识了。叶倾寒一柄长枪横扫廉王府的事情,第二日以飞快的的速度传遍京都,太后得到消息后一连摔了十几个茶盏。

    反了反了,太嚣张了,太嚣张了!

    彪悍彪悍,简直是无人能及啊。京中众人一致心声,都在看着这件事情会如何处置,如何落幕。麻雀能不能飞上枝头,这个凤凰可不好当。

    太后震怒,便是正宪帝也没有办法让她消气,对着自己兄弟怒道:“你看你办的什么事儿,这样的事儿都能被你给弄的一塌糊涂。”

    “我哪知道母后心血来潮要赐什么侧妃,你说我要是看得上那些大家闺秀,我不早成亲了,还等什么。皇兄,我跟你不一样,你是皇帝,你的三宫六院那是铁的存在,谁也撼动不了。你说我家后花园,我自己还不能做主了?”

    “这事不好办,母后还在气头上,等等吧。”

    “我未来媳妇也在气头上,且有得等呢,我的命哟,好苦啊。”

    “滚蛋的,害的朕跟你一起挨骂。”

    “亲兄弟,哪里能少的了你啊,同甘共苦。”

    “上辈子欠你的。”正宪帝头都大了。

    这一等就是小半年过去了,冬去春来,便到了百花盛开春闱之日。

    秦陌渊这段日子糟心啊,既要小心哄着老娘,还要解释并让老娘认可自己忠贞不渝的爱情观。还要安抚未来媳妇跟丈母娘的怒火,真不是我毁约,实属意外,实属意外啊。

    秦陌渊这辈子就没这么被放在火上架着烤,要说起来,太后想要为难一个民女办法的多是,但是不忍心儿子伤心。要说叶倾寒死活不嫁也不是不可能,就是看着秦陌渊那张赔罪的笑脸张不开嘴,连她老娘都被秦陌渊雷打不动,风雨无阻的行为给感动了。

    京都各家都觉这事实在是稀奇的紧,没想到廉王爷真的对一个民女这般的上心,这样的架势实在是让人侧目啊。

    春闱之日,叶青海、叶青山入场,连考三场,每场三天,九天后人从考场出来了,也被折磨的差不多了。廉王自己架了车将两位舅兄给送了回去。

    因为太后对叶倾寒的刁难,倒是让叶青海、叶青山两兄弟越发的拼命读书,努力上进。只是没想到结果出来后,还真是让人目瞪口呆。

    一状元,一探花,满城皆惊。

    这还不止,叶青城边关大败胭脂国,捷报频传,战功彪炳,数月连升三级,敕封为威武将军,不日将班师回朝。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叶家何止是一人得道,简直就是开了外挂的战斗机,一门三男,个个出色,连带着叶倾寒在也无人敢小瞧了去。

    笑话,威武将军、新科状元跟探花的亲妹子,哪个还敢讥讽出口。要是说武将多粗俗,但是当大家见到凯旋归来的威武将军时再次傻了眼,分明就是个俊秀的后生,儒将之名,传遍天下。

    太后,犹豫了。

    先前是觉得这女方的身份太低,而今却觉得这女方的身份太高了些,一门三英,文武双全,唉……

    威武将军将母亲妹子接进了御赐的将军府,秦陌渊声势浩大上门求亲,武比过后,便是文试,这亲求得那是玩的高难度。幸好他不是绣花枕头,那咱小王爷也是有着真才实学的。

    太后默许之下,良辰吉日,将叶倾寒风风光光娶回了家。

    只是太后糟心的日子才刚开始,你说这没有妾室没有侧妃也就算了。什么?连貌美的侍女也被赶走了。太过分了。

    太后跟叶倾寒之间的明争暗斗就没消停过,这婆媳两个隔着一座皇宫,隔着一个秦陌渊,那也是斗得不亦乐乎。时日一长,廉王怕老婆的传闻愈演愈烈,甚至于廉王都收敛脾性,居然做起了二十四孝夫君,还正正经经的给皇帝办起了差事。

    往昔那个一脸嬉笑没个正经的廉王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一脸严肃,远离众女,勤勤恳恳,堪配得上廉王这俩字的王爷。

    正宪帝不由感叹,娶妻果然要曲贤,效果杠杠滴。

    娶妻之后,改变甚大的廉王,顿时让众人对这位武艺出众,性情更出众的廉王妃是又敬又怕又羡又妒。

    婚姻这回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是苦是甜,外人岂能谬论。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如此,足矣。

    廉王番外到此就结束了,月底太忙,别人的番外应该会下个月开始写,大家不要再着急哈,拥抱你们。月票请投给新坑《斗破后宫,废后凶猛》谢谢大家了。

    (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45/3168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