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言情小说 > 军史小说 > 你擒我愿 > 章节目录 【结局2】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好的事。(完)

章节目录 【结局2】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好的事。(完)

推荐阅读:盲少爱妻上瘾军营重生之纨绔千金娇妻难养之老公太霸道太子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皇上滚开,本宫只劫财婚不由己:腹黑老公惹不得天价庶女,侧妃也疯狂傲世悍妃,错嫁邪魅王爷珠光宝器

    江南送何兮到路边打车,在她拉开车门的一刻,他突然抓住何兮的手腕把她拉进自己怀里,用力的抱住她,仿佛是想这样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他能感觉到她隆起的小腹贴在自己身上,他说,“让我抱抱你,再抱一下。”

    以后的很久,我们都不会再见面,未来的某一天,你再见到我,我也不会再是你原来认得的江南。

    他吻了何兮的额头,在她手心放上一块小小的糖果,“别忘了我,兮兮。”

    何兮想说你不要走了,你不是已经结婚有了宝宝,这里不是很好吗?可是她开不了这个口,如果江南也觉得现在这样很完美,他不会选择离开。

    她对江南保证,“我不会忘的。”

    江南温润无声的笑笑,把她按进车里,关上车门,看着红色的尾灯慢慢融入车流里,再也无法仔细分辨。

    他眼底的温柔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变得冷漠而锋利。

    不舍姜蓓坐牢,整日郁郁度过,不过是他一句温情的谎言,对于她,他从没有过半分不舍。

    他要姜蓓安安稳稳的生活在这里,为他生一个可爱的孩子,为他照顾挑剔的母亲,为他终日困在这个家里,一日一日,无悔的将光鲜的青春熬尽,她无处可寻他的踪影, 让她陷入漫长而未知的等待,让她日日坐着美梦,等他归来,给她一分钟的惊喜,再给她一生一世的悔恨与痛苦。

    伤害一个人,不一定需要她付出血腥残忍的代价,让她痛痛快快死的明白,是对她的怜悯恩赐,靳轩如何对待姜蓓,都只能令她仇恨敌视和厌恶,只有她爱的人,才能伤她到体无完肤。

    她曾让自己跟何兮多痛苦,他定要她这一生千百倍的偿还和付出。

    ※※※

    何兮回到家,靳轩也才刚刚进门,何来在车里睡着,他把何来抱到楼上去。

    “何来要减肥了,现在就像个肉丸子。”他脱掉外套随手扔到沙发上,转头看见何兮正闷闷不乐的低着头,也不脱外衣,就傻傻的往沙发上一坐。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不开心呢?”他凑到何兮身边,给她解开大衣的纽扣,摸到她微凉的手腕,立刻塞进自己的毛衣里,冰凉的触感让他瞬间紧绷起身体,“好冷。”

    何兮一直握着拳头,他就拿出她的小拳头摊开,发现是一颗糖,很自然的撕开,喂到何兮的唇边,等她张开嘴巴等着吃的时候,他手腕一转,将糖果送回自己嘴里,“嗯……葡萄味的。”

    何兮这才反应过来江南给自己的糖被他吃了,她生气的在他脸上狠狠掐了一把,硬生生把两根手指头塞进他嘴里抢出糖果,毫不在意他的口水,将糖果放进自己口中,“这是江南给我的!”

    靳轩拍拍她气鼓鼓的脸颊,从茶几下面抽出两张纸巾给自己擦嘴,再给她擦干沾满口水的手指,“幸好江南给你一块糖,江南要给你一个坦克,你还要把我炸了呢……”

    他抓过身侧的小毯子给何兮包住,柔声问道,“你刚才去见江南了?”

    “嗯。”

    “为什么不开心?”

    何兮郁闷的撇着嘴说,“我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后悔了!”

    靳轩眯起眼睛抿了抿唇,镇定道,“后悔也晚了,除非我死了,否则你想都别想往回走半步。”

    “你去死吧!”她用额头狠狠撞了一下他的肩膀,疼得靳轩直皱眉,他抱起何兮就往楼上走,“好,我现在就去死,你打算让我怎么死?舒服死还是满足死?”

    回到房间里,靳轩拿来家居服让她换衣服,何兮脱完身上的裙子和打底/裤,就穿着雪白的蕾/丝文匈和内/裤站在他面前晾肉。

    靳轩把她勾进怀里上下其手,干脆抱进被子里,“别穿了,一会还要脱,多麻烦……”

    何兮按住他的手脚翻身骑在他的肚子上,眼巴巴的看着他说,“靳叔叔……”

    靳轩一听到这三个字立马松开扶着她的手掌,默默的枕到自己脑后,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只有有求于自己时,何兮才会乖乖的叫他“靳叔叔”,他立即露出一副至高无上享受无比的表情,“怎么?”

    “姜蓓的事……”

    “我就知道你要求我这件事,江南找你无非是给你灌一碗**汤让你做他家姜蓓的说客。”

    “对啊,你这么聪明,居然一猜就猜到了。”她说,“那你……”

    “我又没喝江南的**汤,姜蓓是个小人,不惩戒不牢记,谁知道下次会干什么蠢事。”

    “可是她怀孕了……”

    “不是我干的。”

    “靳叔叔……”

    靳轩坚决的摇头,“不可以,妇人之仁。”

    何兮跟他商量好半天,他一点都不松口,最后没办法了,她从靳轩身上跨下去,跪在chuang上对着他搓手掌,“靳叔叔,靳叔叔,靳叔叔……”

    靳轩翻身背对她,闭上眼睛睡觉,何兮趴在他的肩头对着他耳朵吹气,他也不为所动,“你脑子秀逗了,居然为了姜蓓对我下跪。”

    “放你的狗屁!”何兮突然直起腰板炸毛,靳轩不可思议的转过头,严肃的教训到,“你居然骂人?站墙角去!告诉你几百次了怀孕不可以骂人,小孩子会学会。”

    “它学会个屁啊!它才多大一点你以为我怀的是个萝卜精吗!”

    “你才是萝卜!站墙角去!”

    何兮抓起枕头狠狠砸了他一下,光溜溜的下chuang,站到门口,笔直笔直的。

    家里没开空调,房间里有些阴冷,她贴着墙角罚站的样子可怜巴巴,下巴却扬的很高,一脸倔强。

    靳轩掐着时间到五分钟,对她勾勾手,“回来。”

    何兮灰溜溜的转进被子里,背对着他不理人。

    靳轩从身后抱住她,温热的手掌轻轻覆盖在她的隆起的肚子上,似内疚又似委屈的轻声道,“那你不是为了姜蓓对我下跪,难道又是为了江南吗?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孩子的妈妈,我不说计较你背着我去见前男友就算了,你还为了前男友给我下跪,我吃醋不对吗?你有什么理由生气?”

    过了半分钟,何兮幽幽的说,“女人生气需要理由吗? ”

    他有满腹大道理,这一刻,却无从反驳。

    不一会儿,他听到何兮在吸鼻子,扳过她的肩膀看,小家伙哭的这叫一个梨花带雨楚楚可怜,就跟姜蓓怀的真是他的孩子似的。

    “你看你,是为我哭还是为江南。”

    “当然是江南!为你有什么可哭的!”

    靳轩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安慰,“是啊,所以你应该高兴,你找到一个不会让你哭的老公,多好,为什么要惦记那个总是让你哭的男人,趋利避害,是人和动物的本能,你不懂吗?”

    “我不懂!”何兮哭着大声咆哮。

    “你哪里不懂,我给你解释。”他极有耐心的安抚。

    “我听不懂!我听不懂你说的话!”她生气的狠狠踹开身上的被子,大吼道,“因为我是个豆芽!”

    “……”靳轩拍拍她的脸,温柔的命令道,“好了,不许哭了,孩子都让你吓到了。”

    “孩子懂个屁啊,它还不是个豆芽崽!”

    他好好的一个小宝贝儿在她嘴里一会是萝卜精一会是豆芽崽,真是让他心疼。

    何兮揪着他的衬衣领口恶狠狠的问,“你到底同意不同意放过姜蓓!你要不同意我就带着儿子离家出走!你要是同意!我重重有赏!”

    靳轩低下头无奈的盯着她。

    何兮泪眼模糊的凑到他脸颊旁边,轻轻吻了一下,“我已经答应江南来说服你,他知道你爱我,所以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如果你不答应,我……好没面子……”

    她又吻了吻他的耳朵,靳轩觉得痒,就偏头躲开,何兮突然用力的在他耳朵上舔了一口,靳轩当即就软了,正要吻她时,何兮灵活的躲开,扎进他的颈窝里开始像撒娇的猫咪一样蹭起来,软绵的轻吻从他的喉结滑向他的锁骨,解开他的衬衣,亲吻他的匈膛,细若无骨的小手一路向下……

    容易谈妥的事情餐桌谈,不容易谈妥的事情,那就只能chuang上谈。

    靳轩勉强算是妥协,他答应何兮,不会再追究下去,但是已经惩罚过的,他不会收回,她爱去哪里找工作就去哪里找,她想让店面开张就自己去交罚单跟有关部门申请,他不会再过问跟姜蓓有关的事宜。

    元旦当天,姑姑终于可以出院,被靳轩接到了靳家的大宅。

    因为是新年,靳轩想让他跟何兮的家人都聚到一起,对他跟何兮来说这或许有着特别的意义,他们的生命里总是缺少了某一个重要的幸福的部分,所以想要更多美好来添补。

    靳轩母亲提前让佣人布置好家里,一进门,便是一派喜气,左大伯也在,他在轮椅上坐得好好的,何来脱掉鞋便冲过去,“大伯大伯!我来推你!”

    “你推我去哪啊?”大伯笑米米的问了一句,不等听到答案,轮椅就风驰电掣的冲进厨房,何来兴奋的就跟推的是坦克似的,大伯回手就要揍他,“你个小淘气,你想吓死我吗?”

    何来才不管他,反正摔不倒撞不倒,他想往哪推往哪推,大伯只好喊何兮来拯救自己,果不其然,只有何兮一个人能惩治何来,手段相当之粗鲁火爆,揪着衣领直接扔到沙发上。

    大家一起聊聊天,喝喝茶,吃吃点心,好像,一不小心还凑成一对鸳鸯。

    左大伯与何兮的姑姑聊的很是投缘。

    靳甜甜虽然仍是不待见何兮,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下楼,剩下的时候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待着,晚餐过后没多久,她的未婚夫就来把她接走了。

    何兮看着打开又合上的别墅大门,轻声叹息。

    靳轩说,“今天是她未婚夫的生日。”

    何兮点点头,“你是哪天的生日,怎么不见你过生日?”

    “我很少过生日,除非有人非要给我过,不过是庆祝的一个噱头罢了,想开心哪一天都可以。”他脱下自己的毛衣给她搭在肩上,抱着她一起看着深蓝的天空,圆月将整个天地都洒上一层洁白冷清的光,他问,“你怎么也不过生日?”

    何兮撇撇嘴,“过不过生日都吃不上肉,过生日干什么?再说何年总说他恨我妈把他生下来,他哪里肯过生日,倒是何在跟何来,因为是弟弟,总喜欢搞这些东西。”

    她说完这些,突然转头亲了他的下巴一口,“虽然我不过生日,但是我收到过两份最珍贵的礼物。”

    “嗯?”靳轩低头看她,“什么礼物?谁送的?”

    “一个是我的旧手机,我的第一部电话,是江南送的,它是我收到的第一份在我看来昂贵无比的礼物,就像一个衣不蔽体的流浪者,突然收到了一件干净整洁的棉布衣服,或许在别人眼里它不值一提,在我看来却好到无与伦比。”

    靳轩知道那个粉色的旧手机,进过水,修理过,总是突然自己关机,破到不能再破,上面却包着严严实实的手机膜,现在被何兮放在她自己的小抽屉里,成为她为数不多的私人物品。

    靳轩伸出手指在她脖颈上勾出她的项链,是他以前送给她的小怪兽,他说,“这是第二个?”

    何兮抢回小怪兽塞进领子里,用力的扯了扯他的脸颊,笑着说,“第二个,是你啊!我就是在我生日的那天遇到你,是老天送我的,晴天霹雳一声响,靳轩叔叔闪亮登场!”

    “我的出场方式这么炫呢?”

    “是啊,英雄救美嘛,我跟人打的鼻青脸肿,你就突然出现了,多威风,多威武……”

    靳轩握住她的手臂交叉匈前,将她抱的更紧了一些。

    “还疼吗?”

    靳轩没懂她的话,“什么?”

    “你的肩膀,不是因为我受过伤?为什么不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伤的?”

    “不想你担心。”

    “真不要脸,谁担心你。”她抽出拳头转身在他后背肩胛骨的地方狠狠锤了一下,靳轩不觉得疼,温柔的低笑着。

    他说,“不说,你整天说我不要脸没节操,我太伤自尊。”

    “说吧,说吧,我想听,你这么有钱,要脸干啥。”她晃着靳轩的身体央求着。

    靳轩沉默片刻,似乎在回忆,“我也不太记得具体的时间,我在路上看到你横穿马路往公交车站跑,有一辆卡宴闯红灯,开的很快,我本来是直行,担心他撞到你,就向右打方向盘,他就直接撞上来,那个司机喝了酒,撞车以后直接睡着了。”

    何兮忽然想起来了,是她夜里赶公交去医院的时候身边发生过一场车祸,她当时也吓了一大跳,还在想着自己运气真好,差一点就是撞她了,她很清楚的记得那是两辆陌生的车,她不认得,正好她要坐的公交快开走了,她就什么都顾不上,一路狂奔追公交去,没想到,为她挡住致命一劫的人,是靳轩。

    她怎么也没想到,被她赶走的人,被她伤透的人,会愿意用生命保她周全。

    她放弃过靳轩,靳轩却从没抛弃她。

    她问靳轩,“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喜欢我有钱。”

    何兮嫌弃的翻白眼,“好吧,我确实喜欢有钱。”

    “你喜欢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用担心现在,不用考虑未来,喜欢我愿意包容你的驴脾气,喜欢我从不站在原地等你,你往前走,我就跟着你往前走,你停下脚步回头,就会撞进我的匈口……”

    何兮就在他匈口笑了,她说,“是啊,我一回头,就能撞进你的匈口。”

    何兮以为,从今以后,自己的生活里不再会有悲有凉,她已经有了永恒的太阳,可是,这只是她天真的以为。

    因为预期太美好,当意外发生时,才令人感受到无法言喻的糟糕。

    元旦后的第四天,靳轩早早出门上班,何兮在靳轩妈妈的陪伴下去做了产检,宝宝很好,她也很好。

    下午靳轩打电话回来,让她晚上不要去母亲那里吃饭,他要带她约会。

    冬日里天色暗的早,等他下班时天色已经全黑下来,G大后门有一家鲜花礼品店,是一个跛脚女孩和她的聋哑男友一起开的,店面不大,花却新鲜又便宜,靳轩平时会在这里买一些鲜花带回家插上,昨天他就跟老板打好招呼,今天晚上会来拿一大束玫瑰,拿来求婚用。

    求婚用的钻戒也准备好,在他外套的口袋里。

    他故意对何兮说,她都怀了自己的孩子,哪里还用求婚,然后就这样突袭,虽然俗气,但她一定惊喜。

    他家豆芽可不是什么文艺又矫情的姑娘,她就喜欢俗气的东西,别人都说黄金俗,只有她家豆芽看见金块就想上嘴咬。

    他开车从学校外面绕了一圈到后门,因为是单行路,车子只能停在路边,他步行到马路对面去鲜花店取花,因为心情好,多跟花店的女孩聊了几句,出来时,手里多了一大束盛放的红玫瑰,沉甸甸的压在他的臂弯里,快要抱不住。

    就在他笑着抱着这一大束玫瑰横穿马路时,一辆黑色的越野车飞速驶来,一声撕裂的刹车,一声沉闷的撞击,靳轩仿佛一朵凋败的玫瑰躺在血泊里,周身满是破碎凌乱的花瓣,被风一吹,四处飘散。

    何兮没有等来靳轩的电话,却等来了靳家派来的车辆,司机将她带到医院,她看到的是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冷白刺目的灯光,还有在一旁心急如焚的靳家人。

    血袋一次次往里送,却得不到半点他平安的消息。

    何兮睁大眼睛捂着嘴巴贴在墙边站着,生怕那扇大门打开时会听到噩耗,她承受不了。

    她舍弃了江南换来的靳轩,是她今生唯一的丈夫,她不想失去他,可她又不知道该怎样告诉靳轩,她不许他死,她要他必须活下来。

    眼泪落了干,干了又落,脸颊被泪水浸得发疼,她多想这是一场噩梦,一场教训她不懂珍惜的噩梦,当她醒来时,自己正躺在靳轩的怀里,她很好,他亦是安然。

    她多希望啊。

    可是天亮了,梦没醒。

    她不休息不睡觉,也不吃东西不喝水,看得靳轩母亲着急,最后是何年跟她发了火,按着她灌了一杯水喂了一碗粥,才算是让靳家人放心一些。

    17个小时的抢救,靳轩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15天,4次病危通知,靳轩的母亲都熬不住了,彻底吓倒,何兮却还能坚强的站在病房外隔着玻璃陪伴,等待。

    第十六天,医生宣布他暂时脱离危险期,被送回VIP病房里,何兮坐在椅子里拉着靳轩的手掌,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病房里嚎啕大哭,“我以为你要死了,我受不了了,靳轩,你快点好起来吧,醒过来吧,我求求你,别让我每天在医院等你,你醒来跟我说一说话吧,你动一动手指,看我一眼也行,看在你受伤的份上,我不欺负你……”

    “靳叔叔,醒醒吧……”

    “你醒醒……”

    她颤抖着手指从包包里拿出从他衣服口袋里找到的戒指盒,塞进他的手掌里,“起来,跟我求婚,我等你给我的惊喜,我还在等你呢……”

    靳轩听不到,也回应不了。

    10天过去,三十天过去,他破碎的身体在慢慢愈合,唯独没有醒来的征兆。

    靳轩母亲每日亲自来照料,靳轩的父亲在满世界的寻找肇事车辆和司机,何兮的肚子又大了一圈。

    他睡的久了,她也就接受了,这里成了她的家,每天在医院里吃饭睡觉,在医院看书写字上网。

    宝宝会动了,她就拉着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肚子上,宝宝开始活跃了,她夜里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心烦意乱的就对他胡乱抱怨,生气的时候还会在他手臂上掐一下。

    距离预产期还有三天的午后,何兮午睡醒过来,抓着他的手说自己肚子疼。

    靳轩的掌心温热干燥,她与他十指交扣。

    昨夜下午一场大雨,窗外鲜花绽放,她说,“我懒得动,还怕疼,要是睡一觉孩子就能生出来就好了。”

    又躺了一小会,她觉得自己想上厕所,就起chuang去洗手间,刚迈下chuang,又一屁股坐回来,肚子突然很疼,她死死抓着靳轩的手,大口大口的呼吸,“靳轩……我肚子疼……”

    “我肚子好疼啊……疼的我不敢动。”她说着说着就哭出来,“你还睡,你就知道睡觉,你倒是帮我叫医生啊,我是不是要生了……”

    感觉小腿有水样的东西流下来,她低头却只能看见自己圆鼓鼓的肚子,靳轩是指不上了,只能自己咬着牙去按铃叫护士,扶着靳轩的chuang头,她痛的慢慢坐到地上,无助的小声呜咽着,直到护士冲进来,她才又哇的一声哭出来,“快点,我我肚子疼,疼死我了……”

    何兮被送去产房,有护士进来靳轩的病房打扫刚刚被何兮弄脏的地面。

    护士说,“你老婆生孩子去啦,哭的很凶呢,骂你骂的也很凶呢,你倒好,什么都听不见,医生护士可倒霉啦……”

    护士离开后,病房恢复安静。

    午后的阳光明媚的照进空调房,空气很凉爽,身体却包着一层暖光。

    他安静的仿佛这房间里最精致绝美的静物一样,仿佛他不过在进行着普通的午后小憩,也仿佛,他会永远沉睡下去。

    他们的宝宝出生了,五斤八两,是个女孩。

    何兮想,靳轩,从今以后,我们家里又多了一个人来陪我等你,你的动作太慢了,我把孩子都生出来了,你还没睡醒,我要什么时候才能等到你的求婚呢?

    靳轩,从今以后,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份属于你的牵挂,多了一份,让你活下去的希望。

    除了等你,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好的事。

    你什么时候醒来?我在,等待靳叔叔的表扬。

    【全文完】

    ——————————————————————————————

    好了,可以开始摔碗。

    惊喜:江南并没有移情别恋,他爱的人从头到尾只有何兮一个。

    惊吓:靳叔叔还没醒过来。

    至于能不能醒过来,这是个开放式结局,任君想象。

    或许将来有一天,我会给它写个下部,让它再温暖起来,它还有很多故事可以延伸,但是现在,我们就到这里。

    我相信很多人看完这个故事都只剩一声唏嘘,世间爱情有百样,每一样我们都尝一尝。

    推荐我的新文《致命*爱》,大概三月开始填坑,我要看书搜集一下资料。

    推荐我的完结文《情到深处不怕孤独》,那才是一个真正令人唏嘘的故事,大过年的,能不看就别遭这罪,看看小品多开心,我是很有良心的作者,真的。

    最后一次以《你擒我愿》的名义跟你们招手月票,请投。

    乔唯和祝煜城的故事实体书叫《良辰多喜欢》,三月份上市,时与和穆奕的故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市,到时候再通知。

    我的新浪微博:原城大总裁。

    晚安,我爱教授和豆芽,也爱你们。

    ——————————————————————————————

    《致命*爱》简介:

    名扬世界的Dr.J的爱情观有三不:

    一不交往同事。

    二不交往女警。

    三不交往患者。

    她修长雪白的大腿横在他面前,秀气脚趾挑起他一向骄傲的下巴,“你的‘爱情三不’专门为我定制的?”

    “是的。”温热大掌托起她弧度柔美的小腿。

    “那睡还是不睡?”她柔软逼近。

    “硬都硬了,岂有不睡的道理,不过*可以,恋爱免谈。”

    —————

    他是国际顶尖测谎专家、犯罪心理学家,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拆穿别人的谎言,以及让各种*罪犯扫兴。

    如果你坐在Dr.J的对面,那么只有两件事会发生:治愈你,毁掉你。

    她是唯一一个让他无法一眼看透的刑侦警员,她可以成功骗过测谎仪测,她是他长久以来遇到的一个棘手的难题,以及勾起他愈烧愈烈的兴趣。

    —————

    他在众人敬仰的注目里,用手指轻轻敲在自己的太阳穴,从容宣示,“我的这里,可以看清世界上的一切,包括人心,和爱情。”

    走下神坛,躺在锦缎羽被里,他温柔托起她的腰肢,在她耳边绵绵细语,“我现在只相信你交*时说的话,比如你说,我很棒,我很……”

    —————

    白日并肩作战,夜晚露水情缘,他们都是说谎专家,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秘密。

    陈年迷案,让他们站在正邪两端,当爱情与真像不可兼得,是选择死去的旧爱,还是至*的新欢?

    —————

    因为不想让我看穿你的表演,所以你毒瞎我的眼睛?

    阿笙,阿笙,阿笙,我从未料到,你会是我的致命*儿……

    ( )

本文网址:https://www.dpyqxs.com/xs/1/1242/3153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dpyqxs.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